小说区 > 幻想现言 > 一念清心 > 1. 所有爱情都是久别重逢。

正文

1. 所有爱情都是久别重逢。

小说:一念清心 作者:辛直 更新时间:2017-01-11 字数:3530

檀香和着咖啡香,迸发出一股奇异的味道。

朱门倚户,花梨水案,轻纱软枕,流珠倒垂,间或有清脆的碰撞声传出。

转角清幽的店面像是古代贵女的闺房。

生客初进门都会默默地退回去,确认似得地注视一会儿店门口的木头仿古招牌,那里清晰的写着几个形态优美字母——coffee。

真是见了鬼了,咖啡店居然用纯中式风格!

生客再往里去,就会看见同样仿古设计的前台和多宝阁,古典美的前台小姐正和穿着色泽浅淡汉服的领班说话。

“真是同情念姐,这都是这个月第五次相亲了吧?”林韶韶怎么也想不通才二十二的人怎么就这么着急相亲,她身子前倾半趴在吧台上,两手托腮,目不转睛的盯着靠窗户阳光最好的位置。

那个位置上坐着一个身穿黑色一字肩修身中长裙的女人,看起来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长长的头发柔顺的披散在耳后,隐约可见雪白圆润的肩头。

仅背影就能秒杀无数宅男心。

而此刻,美人显得有些兴致缺缺,她粉红的指尖划着桌上的手机屏幕,来来回回的锁屏解锁,不耐烦就差写在脸上。

“真是抱歉,居然让美女暴晒在阳光下。”在年念“嗯嗯,啊啊”的应付至少十分钟后,梁兆泽已经有些维持不住脸上的笑意,他极力的寻找话题,力图能约会久一点。

年念抬起眼皮看了看对面的男人,其实也还好,没有传说中相亲男人的奇葩,若让她不带有色目光看人的话,恩,长的还不错,身高也符合期望值,一米八以上。

可年念就是提不起一丝的兴趣来。

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她还是强打起精神来,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其实还好,我是属于那种不怕晒的肤质。”

年念难得的说了一段长句子,不仅是对面的梁兆泽,连在隔壁桌擦桌子的服务员都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这真是念姐吗?她不是刚刚无聊的都要睡着了?

年念觉得她是在应付,而对方却是把这段话看成了鼓励,他痴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真是极品啊!

黑发如墨,红唇似火,瓷白肌肤吹弹可破,三种极致的颜色凑到一起,本就是极大的诱惑,再配以少有人企及的精致眉眼。

这女人简直是只妖精,专门吸男人精血的妖精。

“还是换个位置吧!”梁兆泽坚持,自以为了解女人的小心思,他率先站起身,做了个请的姿势,绅士的为年念拉开椅背。

自以为这样很帅。

尽管年念很喜欢太阳暖洋洋的晒在身上的感觉,可她还是从善如流的站起身,跟对面的梁兆泽换了个位置,坐到对面被窗户遮挡住阳光的地方去。

妈妈说,在外面适当的听从男人的话,是一种尊重对方的表现。

年念抿嘴一笑,再说了,都晚上了,也没什么太阳了,坐到哪里都一样。

晚下班点是咖啡馆里的一个小高峰,百十多平米的咖啡馆陆陆续续坐满,听墙角的服务生也没了这份闲情逸致,麻利的拿抹布擦拭桌椅,末了,话语轻柔,声音含着一份娇羞:“先生,请问您需要些什么?”

年念听着隔壁动静,脸上的笑意愈深,有着糙汉子心的苏苏也有羞涩的一天?真想看看对面男人的样子啊!

座位与座位之间有仕女蒲席遮挡,即便年念再猫着腰,也只能看见对面人腰的位置。

况且,她是个淑女,怎么能干猫着腰偷窥这种事呢?年念想直起腰,眼珠子却动弹不了。

她出神的看着对面卡座男人的腰,记忆中,也有一个人喜欢穿休闲装,里面套件白色连帽衫,连帽衫和外套一样的大小,坐着时,调皮的衣角就会偷偷的钻到外套的外面。

那时,她总是嘲笑他,怎么穿衣服和女孩子一样,喜欢穿的层层叠叠的。这个时候,那个人就会跑过来,漂亮的丹凤眼一眯,伸手抱着她,使劲的将人压在身子底下,一手挠她痒痒,一手环着她。

“年小姐。”梁兆泽狐疑的看着年念,眉头挑起,又笑着问道:“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叫几声都没有反应。

“没什么。”年念回神,后背轻靠仿花梨木牡丹雕花椅,报以一笑,脑子中却忍不住的再次回想那个人,说起来,这差不多五年的时间里,她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他了。

陷入回忆里的年念没发现,有“噔噔噔”的高跟鞋声音响起又停止,而对面梁兆泽则是一脸的惊恐。

“呼啦。”一声,伴随着的是玻璃杯落地开花的破碎声,一杯水将年念从头淋到脚。

短暂的沉默。

年念来不及反应,一声高亢尖锐的女音划破平静,只见身穿粉红色风衣的女人劈头盖脑的将手中的包砸向坐在外面的梁兆泽。

“我砸死你这贱人。”

女人像是疯了一样,不停地用手中的包一下又一下的砸着身下的男人,似乎和梁兆泽有什么深仇大恨。

那砸人的力度,看的周围人都手脚发寒。

梁兆泽抱着脑袋像是要钻进桌子底下,事发突然,连离开座位也忘记了。

年念抹了一把脸,推开椅子,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同时分外感谢和她换座位的梁兆泽,如果不是他,估计此刻挨打的就是她了。

尽管此刻她也是对突然出现的女人稀里糊涂。

“美女你冷静一下。”年念分外恼火,但她还是克制着脾气,去拉疯狂砸人的女人,顾不上湿漉漉的头发与滴水的衣服。

这家店是她开的,发生这种事情,她无法坐视不理,况且,这个时候也不是追究问题的时候,最主要的先是控制住场面。

店里多是常客,也都知道年念是老板,时常见面也会打声招呼,这会,离得近的客人站起身,试图给年念帮忙。

服务生则是小跑着过来,高声喊着:“住手。”

年念不上前帮忙还好,她一上前,打人的席心状若癫狂,嘴里骂着“贱人”,就往年念身上扑。

年念敏捷的往过道一避,席心伸长的手臂就划过虚挂着的仕女图,落到了过道细腰宽嘴大肚子花瓶上,惯性使然,扑倒的席心刹不住车,抱着花瓶摔倒在地上。

“砰”的一声巨响,周围不少人都尖叫着跳开。

咖啡店乱成一锅粥,哭喊声、骂人声、尖叫声齐齐响起,吵得人脑门直突突。

席心这一下摔得不轻,手上渗出斑斑血迹,肚子底下的花瓶则碎成了渣渣,好在席心是从外面进来,身上的风衣未来得及脱下,若不然,只怕她的肚皮也得碎成渣渣。

年念吓了一跳,一秒钟的呆滞过后,就连忙和服务生一左一右架起呆愣吃痛的席心,将人按到椅子上。

仔细打量人没事后,年念才松了一口气,拿起手机拨打112兼110。

咖啡店里太乱了,席心像是也被这变故惊呆了,她不再胡乱的打人,只一个劲的坐地上哇哇大哭,涕泗横流,像是死了人似得。

年念只看了一眼,就撇开眼去,她实在无法理解这种有病的女人。

她一边哭,一边指着年念含糊不清的骂着:“你这个贱人,破坏别人的感情,你不得好死……”

稍稍控制住的场面,再次因这话而沸腾,有人一脸意味深长的打量年念,还有人低骂出声。

年念眉角一跳,只觉得自己好心喂了狗,还有,这是说她的吗?

年念挑挑眉,环视一圈,将周围客人不屑的、无聊的、以及梁兆泽惊恐的神情收入眼底。

她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年念的目光在梁兆泽和席心之间来回扫视,前者惊恐后者悲戚。

最后,年念将目光锁定席心。

这哭的,可真够烦人的。

年念随手拿起桌边的盘子摔倒地上,“砰”地一声,她满意的看着对面的女人停止了哭泣。

世界终于清静了,她在心底给自己这装逼打了九分。

年念唇角微弯,吐出几个字,:“你说我是小三?”她眼睛危险的眯起,声音里压制着怒气。

这句话就是废话,明眼人都看得出,椅子上的席心一副恨不得吃了她的神情。

年念也不需要席心回答,她撩了撩湿漉漉的长发,嫌弃的全部拨到背后,这才上前一步,期间还小心的避开地上的玻璃碴子。

梁兆泽像是突然反应过来,抬脚就往门口跑去,脚步慌乱,跌跌撞撞间碰倒数把椅子,像是喝醉酒的人,在一干看热闹的人中格外显眼。

多数人都不大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惊愕的看着匆忙奔走的梁兆泽。

“拦住他。”年念大喊,同时快跑两步,操起桌子上的咖啡杯扔了过去:“出了事就想跑?”

不知是谁伸脚绊住了梁兆泽,还是他本身太紧张,年念话音刚落,梁沼泽就以一副狗吃屎的姿势摔倒在地。

撞得旁边的雪影人踪屏风都晃荡了两下。

年念脚步一顿,脚下转了个弯。

她走到席心坐得那把椅子前面站定,微微弯下腰,与呆愣中的席心平视。

“我真是同情你。”年念的鄙夷明晃晃挂在脸上:“你是他女朋友吧!”

用的是肯定句,这种事情一目了然。

说着,她站起身走到临近桌子,捋了捋头发,拿起一杯咖啡转回来,将满杯咖啡倾倒在席心的脸上。

尖叫声顿起,浓浓的咖啡色沾满席心整张脸,所有人都被这个转折给呆着了。

咖啡馆呈现一股迷之静谧。

“我和他是在相亲。”年念面无表情的指着梁兆泽,提高音量,一字一句,掷地有声:“至于他为什么有女朋友还来相亲,你应该去问他,而不是来泼我水,来我的店里闹。”

年念说完站起身,环视店内一周,满意的看着顾客脸上逐渐消失的愤怒鄙视,不知道是说给席心还是顾客听:“请你记得,在你们的感情里,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她才是什么都不知道好不好?是比窦娥还要冤好不好。

年念很无语,真是够了,相个亲还能整出这么多事来。

年念越想越气,抬脚走到摔倒在地爬不起来的梁兆泽身边,一脚踩上对方的手腕。

在对方不可置信的喊叫声中,冷冷一笑,声音低沉:“自己算笔账,该赔我多少钱,明天我的账户里若少一毛。”年念的高跟鞋尖在梁兆泽的腕间转了个圈,周围看戏的男人都情不自禁的抖了抖。

地上人叫的越发凄惨的叫声,年念脸上的表情冷艳又张狂:“少一毛就梁伯母那里见。”

返回书目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转载申明:本频道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人修改删除。

小说区强推

热推小说

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