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区 > 幻想现言 > 一念清心 > 2. 所有爱情都是久别重逢。

正文

2. 所有爱情都是久别重逢。

小说:一念清心 作者:辛直 更新时间:2017-01-11 字数:3491

熟人办案就是麻烦,因着年妈和梁母两位牌友感情不错,年念不得不接受了和解。

而事情真相也简单粗暴到令人无语。

席心是梁兆泽的女朋友,明面上两人在梁伯母强硬的攻势下被迫分手,私下却是藕断丝连。本就敏感的席心在得知梁兆泽和别的女人相亲后,就来抓小三了,她甚至不知道年念的名字。

席心还对警察说,:“就是知道年念无知者的身份,才只泼了年念一杯水。”

年念听了席心的解释,只呵呵了一声,这厮是不是觉得还对她从宽处理了?

挥挥手送别警察以及一干人等,年念忍不住又捋了捋头发,倚靠在前台上,她清清嗓子,打开店内的麦克风。

清柔的女声瞬间传遍咖啡店的每一个角落:“亲爱的顾客,非常抱歉给您带来的不愉快,本店暂停营业,今晚所有消费免单,谢谢。Dear customer, very sorry to bring you the unpleasant, our shop closed, all free of charge consumption tonight, thank you.”

尽管没有外国友人,但装逼的年念还是用英语讲了一遍,这样才能显示她咖啡厅的格调嘛!她就喜欢人夸她一口英式英语贵族范浓厚。

店内其实也没那么乱,顶多是靠窗的桌位乱糟糟的,地上碎渣满地,打扫打扫也看得过去。

偏偏店里有一位有钱任性的店主,她心情不好,就不要伺候上帝。

衣服湿湿的,特别是上半身,粘粘腻腻贴在身上好不舒服,捋了捋头发,实在忍不了了。她虽然没有洁癖,可也无法忍受一个邋遢的女人。

木质的楼梯在最里面的角落,年念急躁的脚步将楼梯踩得嘎吱响,在一众离开的脚步声中格外醒目。

“年年。”

低沉悦耳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年念一愣,脊背不由一僵,脚步随即停止。

声音太熟悉,她忍不住多想,却又忍住不去想。

而一般让人不愿意想的人或者事,原因无非有两个,一是让你难堪的人,二是你深深对不起的人。

年念深吸一口气,终是缓慢的转过身来,她此刻分外的希望时光静止,又或者,身后不是想象中的那个人。

剑眉、丹凤眼,还有高高的鼻梁,组成一副让人尖叫的美貌,可又因为男人刀削斧雕的脸庞,充满了硬朗的味道。

男人穿着一套休闲装,双手闲适的插在口袋里,勾着唇角任由面前的女人打量。

多年不见,年念有些恍惚,她僵硬的挤出一抹笑:“秦淮。”年念觉得她的大脑已经停止运转了。秦淮为什么在这里?是不是目睹了全过程?

她闭了闭眼,又认命似得睁开,年念泄气的想,她在秦淮心里早没什么好印象了,唇角勾起讽刺一笑,也许这种事情根本不值一提。

秦淮像是没有看见年念的异样,他背着光,拾阶而上,脸上的神情因逆光有些模糊不定。

“好久不见。”秦淮唇角微微上扬,像是看不见年念窘迫的样子,他伸出了一只手。

可能是秦淮的过于坦然,年念的不自然减少很多,她握住了秦淮的手。才惊觉站在台阶下的他比她还要高,她都是一米七的个头了。

记得高中时两人身高差也没这么大啊!那是秦淮有。

“你说什么?”年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瞪大眼睛望向秦淮。

似乎是年念的表情取悦了秦淮,他好脾气的将话语重复一遍:“我说。”秦淮顿了顿,勾起一抹笑容,一字一顿道:“看见你过成这样,我、很、开、心。”

这明显是全程观看年念被泼水,被小三的。

年念气的胸膛一起一伏,此刻湿漉漉的头发更像是笑话,明白的提醒她此刻的样子有多糟糕。

年念拢了拢散下来的额发,耸耸肩,微笑,努力装作若无其事:“你开心就好”

实际上年念内心的小火苗都要憋炸了。

可面对秦淮,她就是一点硬气不起来,毕竟当年怂的不告而别的可不是别人,是她;当年那件糟糕的事情也是因为她,年念的眼神黯淡下来。她低着头,错过了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

秦淮不动声色的打量年念,这女人更漂亮了,也似乎更会招蜂引蝶了,他的眼光下移,一一扫过锁骨、胸口、细腰、长腿。

这包臀的鱼尾裙,穿的可够骚气的。

秦淮的眼光放肆的扫过眼前人的身体,眼睛亮的像是夜空中的那颗星:“看见你,我就开心。”

年念一滞,她自发的把这句话理解成了“看见你过得不好我就开心”。想狠狠的反击,最终却只是抿抿唇,避重就轻:“我们要关门了。”

言下之意就是你该走了。

说完年念还拿眼神示意,看,服务生都已经换完衣服走了。

秦淮眼睛一眯:勾唇:“你是要邀请我上去?” 他不退反进,欺上前一步,两手一撑,将女人整个环在怀里。

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年念的脸上,她微微有些羞窘,更多的却是闹不明白秦淮什么意思!抓着楼梯扶手身子后仰,你想多了在嘴边反复辗转,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最后只“呵呵”了两声。

呵呵这个词,年念觉得可真好,进可攻、退可守。

“呵呵是什么意思?”秦淮打破砂锅问到底,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如果忽略掉他前倾的身子,没准真会有人以为他是个好奇宝宝。

此刻两人的身体几乎贴到了一块去,脸庞也是,年念可以清晰的看见秦淮眼底的光,像暗夜流星。

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和秦淮这样亲密的挨在一起了,这让她忆起热恋时的情景。

那个时候的秦淮像是有皮肤抚触饥渴症,最喜欢摸摸年念的手、脸、小腿,以及一切□□在外的皮肤,而且他还喜欢年念摸他,只要年念主动地去牵他的手,他都可以乐半天。

那个时候,他们都是多么的纯真啊!可惜她……,年念的眼光暗淡下去,瞬间就觉得累的厉害,她十指用力握紧了栏杆。

“秦、淮。”有些困难的开口,年念眼睛不敢看对面人的眼睛,说出的话都带着轻颤,那是因为回想起了不愿意回想的事情:“抱歉,要打烊了,客人需要离开。”

秦淮紧箍住年念的腰,呼吸喷洒在她脸上:“我也是?”

“是。”年念道,不是也得是。

她说完场面瞬间沉默下来。年念不安的动了动脚,察觉对方呼吸又重了几分,勉强抬眼,就见对方的手也是搭在栏杆上。

一条条青筋像是潜伏在薄薄皮肤下的怪兽,准备伺机而动,力将敌人一击必杀。

……

不知过了多久,像是有一万年。

她唇上一热,一个软软的物体贴上来,年念一惊,双手就去推秦淮。

谁知秦淮只是在她唇上咬了一口,随即就旋身离开,一阵脚步声响起又远去,年念却虚脱的坐了下来。

妈妈咪呀!几年不见,秦淮看起来更吓人了,还不如之前那个外冷内热的美少年呢。

思绪一旦打开,就停不下来。

无条件满足她一切的秦淮,放学后背着她奔跑的秦淮,在她不想画画的时候板着脸教训的秦淮,以及最后分手时追着列车跑的秦淮。都是……那么的令人怀念。

年念捂着脸,她不想哭的,眼泪却大滴大滴的从指缝滑落。

恋爱时心脏跳的有多快,分手后就有多难过。

可是,她又有什么资格呢?是她分手时把事情做得那么决绝的。

林稍稍站在楼梯口,犹豫着要不要安慰伤心的老板,踌躇半晌,还是从衣兜里掏出一盒纸巾,打开又折好:“擦擦吧!”

尽管林稍稍不明白年念和那个英俊的过分的男人有什么过往,但认识年念的人都知道,这是个没有什么悲伤情绪的人。

你看见她的时候,她永远乐呵呵的,仿佛天底下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年念不动,却是渐渐停止了哭泣,甩了甩手,接过林稍稍递过来的纸巾低声道谢。

“等我上去了,你再走。”年念的声音里有浓重的鼻音,听起来像是闷闷不乐。可实际是,她超级害怕没有人又没有灯的大空间。

林稍稍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表情,按照剧情,老板此刻难道不该倾吐一下心事?但林稍稍没说什么,还是照做了,谁让此刻的年念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呢!

咖啡馆是双层的,楼上就是年念的单独居所。

今夜的年念心情格外的差,洗刷完毕就把自己摔倒在床上,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不想玩,就只是不停的用手机刷新新闻页。

“叮咚”一声提醒,年念打开微信对话框。

【渴】:“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

一连三个在不在,可见对方有多无聊。

年念哼了一声,林熙和这丫头一出差就像是消失了,此刻总算是想起她了。

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点击。

【土匪不劫色】:“不在。”

【渴】:“……,难道闹鬼了?”

年念心情不好,就不愿意贫嘴。

【土匪不劫色】:“告诉你一个秘密。”

林熙和看见这条消息就笑了,手指飞快的触摸屏幕。

【渴】:“你有什么秘密是我不知道的?”

【土匪不劫色】:“我今天相亲被小三,后来遇见秦淮了~~”

【土匪不劫色】:“遇见秦淮了~~”

什么?林熙和一咕噜翻起身,拿起手机调出最近电话拨过去。

年念这边也是贼快,她打完字就直接关闭了手机。哼,就得让林熙和着急,谁让她上次找个男朋友过了一星期才告诉她!年念坏心眼的想,她的报复心可是非常强的。

要知道,林熙和对于年念的初恋,对于秦淮可是非常好奇的,谁让她只听其事不见其人呢!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接下来是英文翻译,林熙和这边听到公式化的提示音都要崩溃了。

不信邪的再次拨打,同样的声音再次传来,她跪在床上,抓着手机,咬牙切齿:“年念你这个混蛋。”就知道耍她。

如果不是出差在外,林熙和发誓,她一定要跑到年念家去掐死她。

这边的年念应景的打了个喷嚏,不用想,就知道是林熙和在骂她。

她偷笑,脑子里自动播放林熙和抓狂的模样。

上一章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转载申明:本频道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人修改删除。

小说区强推

热推小说

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