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区 > 幻想现言 > 一念清心 > 4. 所有爱情都是久别重逢。

正文

4. 所有爱情都是久别重逢。

小说:一念清心 作者:辛直 更新时间:2017-01-11 字数:3402

“后来呢?”林熙和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听得咯咯直笑:“秦淮对你蛮不错的嘛!”

后来?不错?说起“后来”和“不错”年念就闹不明白秦淮到底什么意思。

护士阿姨取出了玻璃碴后,拍了拍秦淮的肩膀,道:“没事了,小伙子。”

护士阿姨说完还冲着年念暧昧的笑了笑:“就说你们感情好吧!看把你男朋友给心疼的。”

像是一盆冷水浇下来,秦淮僵住了,年念也忘记嚎了。

她现在还记得秦淮甩开的那只手,用力的像是要扇她耳光,更过分的是,秦淮还向护士阿姨要了酒精消毒棉,反反复复的擦手三遍不止。

看的病床上的年念吐血不已,明明是自己凑上来的,搞得这么不情愿干嘛?

她有非要去医院吗?明明是秦淮非要送她去医院,然后观看她被取玻璃碴的具体过程,干嘛还一副他是受害者的模样?

年念想起就生气,嘴巴撅得可以挂油壶。

而沙发上听了后续的林熙和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前仰后合的,也不怕闪了自己的脖子。

年念恨恨的瞪她一眼。

林熙和像是没有接收到年念的怨念,一边笑,还一边吐槽:“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她这是在报复年念吊她一夜胃口来着。

年念磨磨后槽牙,第一万次的后悔,怎么嘴快就说出来了!

厨房里的年妈听见笑声转过身来,拿腰间的蓝底小碎花围裙擦擦手:“怎么了?这么开心,是不是警察那边有结果了?”

年妈问的是年念咖啡店被砸的事。

“没有。”年念一瘪嘴。秦淮给她带来的冲击太大,让她把砸店这件事都给忘了。揉了揉太阳穴,又是被小三、前男友,又是店被咂,最近真是流年不利啊!

林熙和显然也是想到了这茬,她收敛了笑意,坐直身子,道:“很奇怪,我爸说,这件事不是梁兆泽和他那女朋友干的。而且,奇怪的是找不到丝毫线索,年年那路段也刚好检修,摄像头全部关闭。”

林熙和的爸爸是市公安局局长,和年念的继父是多年的老友。有这样的关系在,他说奇怪就一定是很奇怪。

说到梁兆泽,年妈关注重点就开始转移。

她眉心蹙了起来,懊恼道:“是我的错,没查探清楚就给你介绍,那梁家小子也真是的,有女朋友还去相亲。”她的话不无埋怨,听着是烦透了那梁家小子。

年念大咧咧的摊在沙发上,听见年妈这话就觉得头疼无比,从医院回家开始,年妈这话没说一百遍,也说五十遍了。

她都听腻了!抱着头嚎叫一声,年念冲着窝在沙发里偷笑的林熙和龇牙咧嘴一顿,而后认命的站起身去哄年妈。

她妈妈上半辈子过得太苦了,年念舍不得她有一分的不开心,所以,尽管讨厌相亲,年念却愿意用这儿来哄年妈开心。

虽然有点对不起相亲对象,但年念表示,看得上眼的还是可以继续的。

年念在背后推着年妈进了厨房,拿起解冻的三文鱼递给年妈,企图转移年妈的注意力。

这事她最在行。

只见她楼住了年妈的脖子:“妈,你是要炖鱼吗?”“我最喜欢你做的炖鱼了!”年念边说边做了一个流口水的表情,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仿佛正在吃着无比的美味。

那表情一下逗乐了年妈,看着女儿这副馋样,她什么都忘了,转而说起这三文鱼怎么做才最好吃。

晚上年念是和林熙和一起睡的,林熙和家就在年念家隔壁,在年念没来这里之前,林熙和是这栋公安家庭楼里独一份的女孩子,想玩都没有男孩子愿意带她。

年念来了,林熙和可算是找了个伴,特别是最开始,她恨不得时时刻刻黏着年念。

黑夜似乎会让人忍不住倾吐心事,年念裹紧了被子,只留一双大眼睛在外面:“熙熙,我觉得,秦淮可能还是喜欢我的。”

她的声音透过被子还是能听出一丝喜悦来。

林熙和听见这话就一咕噜爬起来,黑葡萄似得眼珠子在黑夜里熠熠生辉:“怎么说?”

她的动作太急切,语气太激动,年念不由得好笑。

但可能是夜色太浓,也可能是想到某人心情还算好。年念凑近了些,眨巴眨巴眼睛,踌躇了一下,还是说道:“觉得他还是很在乎我的,今天在医院他像以前一样的舍不得我哭。”

像高三体检时恨不得替她抽血一样。

“虽然,我以前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年念接着道:“但是,说实在的,我觉得天下所有男人中,我最能接受的就是她了。”年念认真道。

闷笑声传来,被窝里的林熙和几乎笑岔气:“大姐,你这自恋我绝对服气,人秦淮摸完你脸都用酒精棉了,你居然还觉得他喜欢你。”

这话绝对是一级闺蜜说的,不是一级的都不敢说。

年念眼睛一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被子把林熙和的头蒙起来,长腿一伸,跨坐在林熙和身上:“笑话人起码要有实力。”居然敢嘲笑她。

她说完就去就去挠林熙和的痒痒。

“哈哈,年、念,哈哈。”被子底下的林熙和笑疯了,想反抗又反抗不起来,最后瘫在床上,笑的停不下来。

“你,你就会、就会欺负我。”

年念吃笑,手下动作不见半分停顿:“怎么办?小熙熙,欺负你我就开心,我觉得我都不用找男朋友了,直接找你得了,哪个男朋友能像你一样的逗我开心?嗯?”

两人笑闹一阵,真到双方都累得筋疲力尽,才各自躺在被窝里休养生息。

临睡前,林熙和开口:“年年,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和秦淮分手的吗?”

年念告诉了林熙和很多她和秦淮的故事,唯独没有说过两人最后的分手。年念不提,林熙和也就不问,她想那肯定是血淋淋的伤口,碰都碰不得的。

林熙和还记得,她最初很好奇艺考的事,可她每问一次,年念就哭一次。认识她这么多年,林熙和也只有在那个时候见过年念哭。

林熙和也知道,这一切都因为那个叫秦淮的男人。

等了半天都没人回答,林熙和侧头,隔壁的姑娘微微张着嘴,呼吸已然平顺。她的眼睫毛长而卷翘,像是小时候玩的洋娃娃,漂亮的不真实。

林熙和轻笑一声,也跟着睡去。

第二天,年念睡了个懒觉。跟年念这种自己自主创业的“女强人”不同,编制内人员林熙和一大早就上班去了。

蓝底黑字的工作证拿在手里,把年妈羡慕的不要不要的,她有多喜欢让年念相亲,就有多想让年念也去考公务员。

可惜年念没有这个觉悟,吃饱喝足收拾完就开始窝在沙发上玩手机。

“你就不能干点正经事?”年妈颇有点恨铁不成钢,她坚决的不承认林熙和的工作有些刺激到她。

年念忙着和群里的小伙伴们聊天,百忙之中抬起头来,只看了年妈一眼,就又低下头去:“扫地有拖地机器人呢!房间刚刚就收拾好了。”

年妈顿了顿,没说话,默默地转身去看电视了。

半个小时后,当她再转过头来时,看见的是姿势都没变一下的年念。现在的孩子都这么迷手机吗?年妈走到年念身边,将拖鞋踩得啪啪响。

可惜年念还是一副注意力全在手机上的样子,年妈怒了,一把夺过年念手上的手机:“眼睛还要不要了?”前几天还说有点看不清呢!

年念正和她们大学油画班的同学聊得火热,被夺了手机急的抓耳挠晒的:“妈,快给我,我有事。”

她一步跨下沙发,伸长了胳膊去拿手机,口中连连道:“真的,妈。”年念只差哀求了。

“你能有是什么事?”年妈冷哼一声,道:“咖啡店都倒闭了,老师也基本是不干!你就没啥正经工作。”

年念撇着嘴,哀怨的叫了一声妈,只觉得她和她妈的亲母女关系只有三个小时。

每次隔一段时间回家,头三个小时年妈那叫一个嘘寒问暖,过了头三个小时,年妈是哪哪都看她不顺眼。

年妈回屋放好手机就赶年念:“哪有年纪轻轻窝在家里的?浪费光阴,出去走走。”

年念被年妈推着走,一步一退,还在跟年妈讨价还价:“妈,你先把手机给我,我一会就出去。”出去找个地蹲着。

年妈笑了笑,年念直觉不好,想往左边闪去,却发现已经被推出了门外。

下一秒,防盗门从里面啪的一声关上了。

年念愣了足足有三秒钟,反应过来她就开始抱着铁门嚎:“妈,妈妈,你把手机给我呀!”这是亲妈吗?

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的睡衣,年念哭了:“妈,你给我拿一件衣服也好呀!”

扶着院子里的红色栅栏,年念心有戚戚:“妈,妈,我都还没洗脸。”

“妈,妈,我脚伤。”

“噗嗤”一声传来,年念回头。

对面停车场的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奥迪车,流畅的车身线条在阳光下闪耀。半开的车窗缓缓摇下,露出一张熟悉的脸,那人一手撑在车窗上,一手松了松领结。

真是哗了狗了,秦淮怎么在这里?不过,秦淮穿西装好帅啊!

秦淮轻轻地摆摆手,示意年念过来。

挥手的动作也这么好看,年念撇撇嘴,站着不动。你让我过去,我就过去啊?

秦淮眉毛动了动,伸手就要去推车门,年念不知怎么地就想到了昨天秦淮三番两次的公主抱,她心里一阵跑马,脚却是不由自主的向秦淮走去。

距离车子一米远,年念停住了脚步,她微微仰起头,迎着光:“你怎么在这里?”

阳光照射在她干净的脸庞上,没有眼妆,没有大红唇,清新的仿若出水的新荷。秦淮摸了摸下唇,没理她的话,眼睛横了横,颔首示意:“上车。”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年念踢了踢腿道,莫名的有些开心,她努力的压制住嘴角的上扬。

昨天还表现的那么嫌弃,今天就出现在她家门口,百度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可下一秒,年念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变了脸色。

上一章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转载申明:本频道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人修改删除。

小说区强推

热推小说

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