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区 > 幻想现言 > 一念清心 > 6. 同学会(上)

正文

6. 同学会(上)

小说:一念清心 作者:辛直 更新时间:2017-01-11 字数:4338

商场电梯口人来人往,小孩子还特别多,三人就往休闲区走去。

“哎,你们知道吗?”李非凡道:“B市下周末有个同学会,都是咱们当年集训班的同学。你们俩也去吧!”

年念自从离开B市就再也没有和B市的同学、朋友联系过,想起那些同学们,也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一样。

“我大概不会去!”年念道。

三人边说边走,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秦淮的腿长,走在最前面,他为年念拉开椅子才道:“看行程,不一定。”

李非凡卒他们俩一口,翘起二郎腿道:“你们俩可真没意思,一个个的都不去参加同学会,一年不去也就罢了,还一个个的年年不去。”

他拿出手机指尖一划,输入几个字,又拿起来给秦淮和年念看:“呶,我不管啊!我都已经昭告天下你们俩要去了,你们可别放我鸽子。”

年念瞪他一眼,拿过手机一看,12级画画群里已经有人回复了。

沈媛:“真的吗?好久没见过他们俩啊!”

青青:“秦淮也来,激动ing,超级喜欢秦淮的那副作品《还愿》。”

……

这给整的,不去也得去了,年念又瞪李非凡一眼,转头去看秦淮,却见他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似乎去不去真的无所谓。

李非凡没坐一会就走了,他和别人还有约,临走时千叮嘱万叮咛,告诉两人一定要去参加同学会。

五楼的儿童乐园空调调的高,秦淮没坐一会就热的去了趟洗手间,回来时赫然发现年念手边站了个小男孩,男孩同样容颜精致,俩人站一起有亲子装的既视感。

别人可能会觉得像是母子俩,秦淮可不会,倘若年念对其他男人有一丁点的念头,他早就回来了。

秦淮呼出心中的一口郁气,定定的顶着眼前的女人,即使是身着最简单的连衣裙,脂粉未染,她依旧是最动人,最让他魂牵梦绕的那个,那个他的女人!

年念正是被小果果闹得没脾气的时候,怎么哄都不行,讲理不行,吃的喝的都不行,她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双手抓住小果果的衣襟:“我的小祖宗,你说干什么吧!跳楼我都跟你去行不行?”

年念是在是没法子了,安果是她画室小班的学生,今天他爸爸妈妈带他过来上课,可谁知怀着二胎的安果妈妈上楼梯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跤,这可不得了,安果爸爸急着送安果妈妈去医院,又找不到地方安置安果,刚好看见年念,一股脑将人连带背包甩给了她。

“呶,就是这样的。”年念给秦淮讲事情的经过,无奈的看了一眼站着抽抽搭搭的哭得安果:“一直哭,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五楼孩子多,家长也多,来来去去的,就有人看不下去孩子这样一直哭了。

“给你说啊!孩子就得哄着,这么小啥也不知道,你训他也没用。”穿花裤子上了年纪的大妈停下了脚步,语重心长道。

“我……”年念刚想解释,秦淮就拉住了她的手,秦淮把搭在手肘上的西装外套递给年念,而后蹲了下来,与小小男孩平视:“安果!”

不知道是不是小孩子也看颜值,一直没反应的安果听见秦淮的话,还抬头看了一眼他,只不过没有说话。

秦淮抬手将人抱了起来,指指正好经过的恐龙:“你要骑这个吗?男孩子骑恐龙可是非常酷的。”

秦淮指着的是商场里供小孩骑得投币恐龙,五十块钱十分钟,可以骑着在五楼随便溜达,好多小孩子都喜欢骑着个,看起来又酷又拉风。

“我问他了。”年念话音刚落,就见小安果就蹭着要从秦淮怀里下来,金豆豆也不掉了,指着样子很是凶恶,一口白牙寒气深深的恐龙喊道:“我要骑这个。”

穿花裤子的大妈此刻还没走,“要我说呀,”她道:“其实你们小两口这样就挺好的,一个严,一个慈。”说着她摇摇头,叹一声气:“我们家就不行,孩子结婚早,年纪小就不知道疼孩子。”她说完指了指秦淮:“你家这个挺好。”

年念呵呵干笑了两声,刚想开口说他们不是,秦淮的声音就远远传来:“年年,兜里有零钱吗?”

来不及向大妈解释,年念笑笑就小跑着往恐龙停放区,而这边的秦淮,却是弯起了嘴角。

小安果坐在恐龙上不肯下来,年念就站在休息区和秦淮聊天。

“我嘴巴都说干了他就是不理我,你什么没说,他就愿意跟你走。”年念看了一眼兀自玩的开心的安果,不满的嘟起了嘴巴!

秦淮“哼”了一声:“你一直重复着说妈妈去医院了,和阿姨一起去玩吧、去买好吃的吧!就等于变相提醒孩子他妈妈不在身边,而我用其他东西来转移他的注意力,他自然不闹了。”秦淮说着,伸手在年念的鼻子上刮了一下:“笨蛋。”

这句笨蛋像是一把小刷子,刷到了年念的心窝,她忍不住的又想,秦淮,是不是和她一样,余情未了呢?

一周的时间过得很快,等年念忙完警察局和咖啡馆里的新装修规划,就发现明天是周末了。

这时候,手机里的备忘录也跳出来,“周末、B市、集训班。”

B市其实和H市离得不算远,一个省的距离,开车也就半天的时间。之前不去同学会,说白了,是不想见秦淮,而见过秦淮后,年念觉得她还是挺期待高中的同学会的。

靠上椅背,按说她和秦淮目前是在一座城市的,那要不要约着一起去B市呢?

年念有些犹豫,一方面是高中时和秦淮分手分的沸沸扬扬,现在一起回去被同学知道会有点打脸,另一方面就是她有些摸不准秦淮的意思。

仔细回想,他们重逢以来,第一次勉强算是不欢而散,第二次算是和谐,若不是秦淮临时有事,说不定两人还会共进晚餐,那么,问题来了,要不要和秦淮一起去B市呢?

年念划开手机锁屏,手指按向通讯录,却是一愣,好像,她没有秦淮的号码!而自从上周二两人分开后,直到这周六,接近两周的时间,两人没有见过。

年念的心情像是坐上了凌霄飞车,一瞬间就到了谷底,这什么意思,貌似也不言而喻吧!

摸了摸脸,觉得会不会最近相亲相得有点多,让她也开始考虑起这些情情爱爱的事了。

思绪不由得有些涣散,不期然的想到了她仅有的初恋,她自己想起,都觉得自己以前怎么那样的初恋。

那时候,秦淮稀罕她呀!恨不得一天四十八小时的守着她,沈媛都说,瞎子都能感受得到秦淮对你的喜欢。

而她呢?沈媛也有对她的一个字的评价,作。

没错,恋爱里女人的通病,她那个时候都有。吃饭的时候问吃什么?

答什么都行,结果秦淮买饭回来就是不肯吃,闹着哄着都不肯吃,还说不得重话,一说就哭,林黛玉似得,一哭就更不吃了,往往这个时候,秦淮都会抱住她,我的小姑奶奶的叫,最后还乖乖的出去捡着年念爱吃的买。

彼时的年念还没有经历家庭的巨变,还是一个被家里的长辈宠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公主。哪像现在上可打架撕逼,下可换灯泡掏马桶,中间还能负责貌美如花。

没能等到周末,下午就有人给她打电话让她过去,是离开后就没联系过的沈媛。

这几年也不是沈媛没联系年念,而是年念和秦淮分手又离开B市后,就换了所有的联系方式,保证没有人可以找得到她的那种。

沈媛说一干同学都到了,今晚就要聚在聚仙楼,就差她和在国外的穆佑卿了。

你看!只要有心,没有留联系方式也一样可以联系到。

乖乖开车过去,年念觉得很是神奇,五年了,在发展的如此之快的今天,她居然还能找到聚仙楼。

B市的夜晚是五彩斑斓的,各色霓虹灯交织在一起,映射出一个纸醉金迷,而黑夜,又将这一切掩下。

年念到聚仙楼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沈媛也打了好几个电话催她,停车场停好车下来,年念就有些起鸡皮疙瘩,尽管离得不算远,但B市的气温还是低的,穿着单薄连衣裙的她就显得有些美丽动人。

年念靠边走又加紧步伐,或许室内会暖和些呢!

聚仙楼生意不错,档次也高,停车场停放的都是一溜的名车,此时正是吃饭的点,人来人往间,说不上嘈杂,但也绝对算不上清幽。

至少稍微大力的拍车门声音,会让过道的人听得一清二楚,年念往后捋了捋风吹乱的刘海,不经意的一瞥,而后停下了脚步。

B市的、后三位是330的车她前几天才坐过,貌似不是拍车的这位男士。

会不会是同学啊!年念想着,应该会有同学认识这是秦淮的车吧!但是真的不记得除了秦淮还有哪个同学是背影杀。

年念看着眼前的男人,这男人身材也很好,宽肩窄臀,窄版修身的小脚西裤衬托的大长腿更长,只不过,头上的棒球帽配的有些不伦不类。

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这位男士说话了,话里的意思更是让年念虎躯一震:“秦淮,你大爷的在车啊震呢!窝里不出来了是吧!”

声音熟悉,年念忍不住笑,没想到多年不见,穆佑卿还是一如既往的逗逼。清了清喉咙,她喊道:“穆佑卿。”

穆佑卿回头的动作有些呆,像是没想到有人会在这的表情,看清来人更是呆住了,舌头打结着,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年、年念。”

“真巧啊!”穆佑卿变感叹边走向年念:“年年还是这么美。”眼前人一头及腰长发,穿着仙版的及膝蕾丝连衣裙,灯光下,皮肤比连衣裙还要白。

年念俏皮的笑笑:“我永远十八岁。”

“那你岂不是妖精了。”穆佑卿道:“走吧!年妖精,老同学们都等不及见你了。”他说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带头往前走去。

年念想问秦淮不是在车里吗?可转念一想,穆佑卿和秦淮是打小的铁哥们,他都说要走了,那秦淮要么有事,要么就是已经上去了。

“走啊!”年念从善如流道,尽管多年不见,但对于当年玩的比较好的同学,如瘦猴、穆佑卿,年念觉得距离感还是不大的,不仅不大,而且还有些惊喜感。

可能这就是老同学的情谊吧!年念想。

两人没走两步,身后就传来“碰”的一声,年念下意识的回头,只见刚才还安静如斯的A8下来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着紧身筒裙,低领的设计露出半个淑乳,她转过身来,一张脸更是引人注目。

西方女人很少能有小骨架和小脸的,眼前的女人就是,深眼窝高鼻梁,红唇微丰,长的比电影明星还要让人难忘。

年念打量女人的时候,对方也在打量她。

露丝也觉得,这绝对是她见过的最美丽的东方女人,可女人在她眼里毕竟没有旁边的男人够味,露丝看了三秒钟年念就转身绕到车的驾驶室那一边。

那边下来的是一个男人,还是年念相当熟悉的男人,她前两天才刚见过的男人。

男人看见年念也是一愣,他上前两步,像是要往前走去,又像是去迎走过来的西方美人。

“亲爱的,看我。”露丝说道,她踮起脚尖环住了秦淮的脖子,在他脸上留下一个湿吻:“goodbye.”

露丝说完就回头冲着穆佑卿扬扬手,坐上另一辆红色法拉利的驾驶位。

车辆驶离,年念才回过神来,怪不得穆佑卿说车/震呢!原来……

她强迫自己不再想,打起精神,挤出一抹笑容:“好巧秦淮,你什么时候来B市的?”

秦淮没做声,他从刚才就紧紧地盯着年念的脸看,这会看她居然还笑着和他打招呼。

男人隐藏在西装衬衫下的胸膛剧烈的起伏,手在看不见的裤兜里青筋暴起,他冷冷的瞥年念一眼,没理会年念,转头对身边的穆佑卿道:“走吧!”

年念心中一堵,大爷的,今天这样,明天那样,这是闹哪样?她什么时候又惹到他了?

穆佑卿估计也是觉得此时气氛太过尴尬,两人跟在秦淮身后,这个说这个的生活,那个说那个的故事,因为都想弥补一下过于尴尬的气氛,居然说的不亦乐乎。

而前面的秦淮,似乎气压更低了,步子迈的有年念两个大,从停车场到楼上的包厢里一句话都没说。

到门口,秦淮脚步停下来,似乎是在等年念和穆佑卿,谁知年念走上来,他才对着年念道:“你先进去,我和啊卿去趟洗手间。”说完他就让开了门口的位置。

年念“啊”了一声,点点头,推开门进去。不知怎么的,可能是少了个人陪她说话,转移注意力,年念的心情一下子差了下来。

上一章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转载申明:本频道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人修改删除。

小说区强推

热推小说

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