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区 > 幻想现言 > 一念清心 > 7. 同学会(下)

正文

7. 同学会(下)

小说:一念清心 作者:辛直 更新时间:2017-01-11 字数:2928

聚仙楼这个饭店和它的名字一样,充满了古典味,非要挑哪点不古典话,那估计就是灯光了。

年念推开门进去,雪白刺眼的光线传来,她下意识的拿手背挡住了眼睛。

屋里静了静,接着就是欢叫声,一双手拉住了她,清甜的女声道:“快看,是谁来了?”

年念抬眼,眼前的人陌生又熟悉,一头俏丽的短发透着干练的白领气息,她压下心底因为秦淮和那个陌生女人带来的不适,展开一抹笑:“沈媛。”

沈媛拉着人按到沙发上:转头就朝后面打牌的吼道:“男同志你们也恁没意思,同学聚会还打牌,不看看谁来了。”

年念歪着头冲着打牌的男人们挥挥手,这才发现不仅沙发上坐满了人,那边餐桌上也聚集不少男人打牌。

李非凡听见声音最先回头,他看见年念就乐了,眼睛眯成一条缝:“哟!老秦媳妇,怎么就你来了,你家的怎么没来?”

这句话像是水溅到油锅里,年念身边的女同学一下子沸腾了。

“年念,你和秦淮还在一起啊!”

“我去,这绝对是我们初恋界的化石。”

年念气的牙痒痒却没办法阻止,眼见着话题越扯越偏,秦淮进来的时候刚好听见沈媛来了一句:“年念,你和秦淮什么时候结婚啊?”他嘴角一弯,瞥见身旁,又冷下了脸。

年念已经眼尖的看见秦淮进来,她气恼的拿个苹果甩向李非凡:“你胡说什么啊!”

略带沙哑的女声有股别样的风味:“秦淮和谁结婚啊?”所有人都回头,声音太陌生,都想回头看看是谁来了。

只见进来的有三人,帅哥美女的组合,左边是都认识的秦淮、穆佑卿,右边却是一位陌生的深眼窝高鼻梁的洋妞,正是年念之前见过的露丝。

露丝微微一笑,尽显异域风情:“秦淮要结婚,我怎么不知道?”

大家都有些迷糊,怎么这美女挽着穆佑卿的手,嘴里这么关心秦淮的事?气氛稍显尴尬,尤其是秦淮还明显的拉着一张脸。

班长纪宁行站起来打圆场:“穆佑卿,不向我们介绍一下这位美女?”

秦淮看了纪宁行一眼,没说话,兀自往里走。穆佑卿维持着表面的笑,心中都要哭了:“露丝,是我的……”穆佑卿看秦淮一眼,僵硬着道:“朋友。”

穆佑卿的朋友?众人纷纷打趣:“女朋友吧!还不老实告诉我们。”

秦淮进屋就走到了男方那边的沙发坐下,挽着穆佑卿的手的露丝紧追着秦淮坐下,大家你看看你,我看看我,顿时有些摸不清了。

年念直觉,这洋妞肯定是和秦淮有关系的,她看了秦淮一眼,男人穿着黑色的呢子衣,许是热,这会正脱了衣服挂到椅背。

秦淮像是感应到有人看他,缓缓抬头,视线锁定年念,一动不动的盯着她,那里面像是审视。

年念轻咳一声,转开视线,证实了她的猜想。

穆佑卿见两人都进了,摸摸鼻子,跟在两人身后进来,他没走向男士那边,而是一屁股坐到了年念身边:“年念啊!”

没等年念开口,被挤开的沈媛不满了,去推他:“干嘛坐在我们女生区,还占我的位置。”

“去去去,别打扰我,我在拯救世界呢!”穆佑卿笑着挥挥手,硬是把沈媛挤走了。

年念也笑:“还拯救世界呢,你是祸害世界吧!”

穆佑卿摊摊手,作无奈状,一副你们都不懂的样子,逗的周围的女同学哈哈大笑。

穆佑卿仔细的注意年念的表情,心里替自己哥们泪流成河,他哥们还要他来安慰下年念,顺便解释清楚停车场的事,结果人年念根本没当一回事嘛!瞧这笑的开心的。

一直注意着这边情况的秦淮脸黑了,这才几天啊!就翻脸不认人了,真是欠教训。而不长眼睛的李非凡还嚷嚷着他手气不好,非要把位置让给秦淮。

露丝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她意味深长的看年念一眼,嘟嘴轻笑:“你们男人不是打麻将就是聊些无聊的话题,我才是扎到女人堆里吧!”说着她就起身,这自来熟的姿态也是没谁了。

“起来!”露丝笑骂穆佑卿:“你这是在玷污一群的鲜花”。

“我像是玷污鲜花吗?我最起码也得算是好的牛粪啊!”穆佑卿道,余光瞥见秦淮警告的眼神,心里两行清泪,为什么阻止秦淮前女友和前前女友相见的工作会落到他的身上!

穆佑卿却是不敢不从,露丝和他老姐关系太好了,要是给她老姐和爸妈吹吹枕边风,他的潇洒日子就到头了,本着死贫道不如死道友的精神,穆佑卿从善如流的站起身,坐到了另一角,怎么办?爸爸妈妈可怕,基友也好可怕。

他也是搞不懂露丝,怎么就对年念那么执着。穆佑卿不知道的是,秦淮有一张谁都没见过的画有次被露丝看见了,上面密密麻麻的用红笔写着年念,一个字有一个字的,像是魔咒,从此印在了她的心上。

“年念?”露丝试探着问道,说着她伸出手:“幸会。”

年念闹不明白这是哪样,但保持完美的礼仪总不会错,她微笑:“幸会。”

露丝的心沉了沉,她从来都是自负美貌的,也坚信总有一天她会捂化秦淮这块坚冰,而这一刻,她的坚信有了些裂痕,眼前的女人丝毫不比她差,甚至比她更美,雪白的蕾丝裙子轻盈的裹着柔软白皙的身段,让人觉得那是上帝跟前的天使,无法亵渎。

吃饭的时候,露丝仍是挨着年念坐的,“我得先敬你一杯。”露丝眨眨眼,笑道,她指了指喝酒的秦淮:“我的前任。”

猜测证实,年念心沉了下来,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胸中横冲直撞,有想要呕吐的感觉,但她又是极要面子的人,武装起完美的微笑:“那倒不必。”

她的酒杯与露丝轻碰:“早八百年的事了。”

露丝轻笑,与年念碰杯,没有说话,有些事情,刻意去提醒反而不好。

酒过三巡,大家已经醉的差不多了,班长大着舌头站起来,嚷嚷着这最后一杯酒他来张罗。

“咦,秦淮和年念呢?”班长话说的不清楚,脑子还挺清楚。

被他点名的两个人此时正站在饭店应急通道的楼梯口。

“你没什么想说的?”秦淮掰正年念的脸,强迫她面对他。

年念一把挥开他的手,微笑:“没有。”她说着就想走,就当往事如烟,都散了吧!也没什么好留念的了。

年念打心眼的抗拒秦淮和露丝,她只要一想起秦淮和其他的女生交往过,甚至也接过吻,就想吐,虽然她也知道,她没资格。

也许是秦淮今晚酒喝得有些多,他看见年念走就着急了,一把将人扯进怀里,粗鲁的就想吻上来。

晚上吃的食物又在胸中翻涌,年念一把推开眼前人,径直跑了出去,秦淮没跟上来,年念跑到饭店门口就停下了,对着垃圾桶吐起来。

刺眼的光线闪了一下眼睛又消失,年念无暇顾及,直到感觉好些了,她才站起身,站在她面前的赫然是之前见到的露丝。

露丝扬了扬手机,递给她一瓶水,苦笑道:“你肯定觉得我很可笑吧!千里迢迢的追来,还用这样龌龊的手段。”

年念默,看来在楼梯口的人可不止她和秦淮。

“我很爱他。”露丝自说自话,似乎也不需要年念的回答:“你不明白爱一个人的感觉。”她不知从哪摸来一根烟点上:“我从见他的第一面起,我就告诉自己,这是我的男人。”

“能把照片删掉吗?”年念没理会露丝的话,简洁道。

露丝也像是没听到年念的话,她自嘲一笑:“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有你的存在,我追他追的很是疯狂,我们也曾快乐过。”

露丝前言不搭后语,看起来醉的不轻,年念叹一口气,不想继续听她说下去,直接拿了她的手机,删掉图片,拨打电话救援。

年念打的是穆佑卿的电话,不因其他,只是因为露丝的最近记录里面第一个就是穆佑卿。

穆佑卿来得很快,他一见年念,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没事吧!”年念要是有事,他哥们估计也要玩。

年念珉珉唇,指指已经躺地上喊秦淮名字的露丝:“这个交给你了。”

“那你呢?”

年念转了转手里的钥匙,接过穆佑卿手里的包,坦然道:“开车不喝酒。”

穆佑卿像是要抓到老鼠的猫,眼睛都亮了:“秦淮喝酒了。”

年念懒得理他,转身直接走了,说她自私也好,说她无理取闹也好,但她只要一想起秦淮和其他人交往过她就再也不想看见那个人。

上一章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转载申明:本频道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人修改删除。

小说区强推

热推小说

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