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区 > 幻想现言 > 一念清心 > 8. 梦里情深

正文

8. 梦里情深

小说:一念清心 作者:辛直 更新时间:2017-01-11 字数:3094

遇见了过往的人,想起了过往的事,梦见了过往的悲欢离殇。

年念今夜注定睡得不安稳,她先是梦见了年爸打年妈的那一耳光,月黑风高的晚上,面对喝完酒就逞凶斗狠、恨不得拿把菜刀显示自己威风的年爸,年念选择了不耐烦的转身而去,年爸没法子制住年念,他回转过身就给了年妈一个耳光,那随意、响亮的一耳光,一度让年念觉得是打在了她的心上,每每想起都颤栗不已。

画面转换,威风鼎鼎的年爸像是变了个人,他拉着年念痛哭流涕,就差跪下来求年念不要走,那一刻,年念是痛并快乐着的,然而她还是跟着、甚至是怂恿年妈走了,离开了那个伤心地,离开了那个人。

看,她就是这样一个冷到绝情的人,对自己爸爸尚且如此,何况那个人?

梦里的那个人向她走来,像是带来阵阵清幽的风,他低低的唤道:“年年,年年。我带你你看星星吧!”那个人的目光中是止不住的心疼,他从姥姥口中听到了年家的事情。

那是年念见过的最美的星星,沿着落霞山一路飞奔,站在山崖的最高处,有个人吻着她:“年年,我会永远爱你的。”

多么温暖的字眼,多么动人的情话。她潸然泪下,又有些自卑,她眼睛一眨不眨地定着他:“你、会不会嫌弃我。”女孩有些难以启齿,毕竟她有那么一个难以启齿的爸爸。

男孩苦恼的叹了口气:“你这样你说,我也好怕你嫌弃我。”男孩掰着手指数道:“我长的太高了,你仰着脖子看我多累啊!”

“我吃的也有些多,你会不会觉得浪费粮食呢?”

“还有,画家成名前都是很穷的。”男孩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问女孩:“你会不会嫌弃我呢?”

彼时的年念还是个天真骄纵的小姑娘。纵使她有一个世界上最不好的爸爸,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无条件的宠着她,当然,还有他宠着她。

听见这话的年念就笑开了,瞪着一双古灵精怪的眼睛:“恩,那我们互不嫌弃好了。”说到这里,女孩似乎有些害羞,又有些憧憬:“你说,以后我们会结婚吗?”

女孩的目光带着令人伤感的祈盼,男孩一把捂上了女孩的眼睛,在她的额上落下轻吻:“会的。”一定会的。

不知怎地,年念戛然从梦中醒来,眼睛还湿湿的,枕巾带着潮气,翻个身,拿掉枕头,努力数羊却是越数越清楚,无奈,她翻身下床,拉开窗帘打量着这个阔别已久的城市。

黑夜里的城市寂静的颇不真实,年念顺着刚才的梦,不自觉的想起从前黑夜里曾发生过的事情,那算是她和秦淮真正认识的第一次。

高中生放学格外的晚,老师才不会管你是不是住宿,都是一律要求晚十点半放学才能走。

那次放学,年念走的有些晚,收拾完东西已经接近十二点,画室也基本没人了,年念急急忙忙的出门,冬天的夜又格外的冷,她没有犹豫抓起挂在门口的大衣就冲进了黑夜里。

画室距离主街道有一条长长的小道,在夜晚无人的情况下尽显阴森,裹了裹大衣,年念摆出了一百米冲刺的姿势,一鼓作气要冲到大马路上去。

跑了约有一半的路,有声音顺着寒风模模糊糊的传来:“年念。”

年念心砰砰砰的跳了起来,一方面安慰自己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一面又加快了脚步,顾不得因快速奔跑而打滑的脚,迅速稳住身子,她几乎是不要命的往大路跑。这个时候,大路的灯光是她眼里唯一的救赎。

心砰砰的乱跳,分不清身后是脚步声还是她的心跳声。眼见着越来越亮,年念几乎是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股大力拉住了她背后的衣服。

“啊!”尖叫声乍起,震碎一树雾凇。

一只手从后面斜插过来,掩住了她的口鼻:“闭嘴。”

年念全身哆嗦起来,难道遇见了……,她僵硬着身子回头,放大的出现在眼前,年念放松的叹一口气,又下意识后退一步,年爸带给他她的糟糕记忆让她无理由讨厌所有男生:“秦淮?”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不可思议,似乎有些无语,又觉得她有些丢脸。

“你以为是谁?”秦淮颇有些咬牙切齿:“给我脱下来。”

“啥?”女孩瞪大眼睛,双手环胸,又往大路灯光明亮的地方退了一步。

男孩似乎有些无语:“我说的是衣服。”看着女孩一脸的没想到你是这样人的表情,秦淮脸黑了,他晃了晃手上的一件迷彩:“你的。”

年念一愣,就去看袖口的名字,因为画画会弄脏衣服,所以画室的学生大多是穿的集体定做的青灰色迷彩服。迎着路灯,只见穿在她身上迷彩服袖子上,暗金色的绣线绣着“qh”两个字母。

年念有些尴尬的把衣服脱下来,递给对面的男生:“抱歉啊!我没注意。”。

此时的秦淮和年念还不熟悉,两人甚至没有说过话,但年念却绝对不会不认识秦淮,毕竟开学的时候,老师就说过,以他的水平,去考Q美绝对没问题。画室里的学生,老师也就只说过这么一个。

秦淮接过衣服,年念这才发现,他只是穿着单薄的线衣,白皙的脖子暴露在空气中,有洁白的雪白落上,那脖颈竟比那雪花还要晶莹剔透,这肌肤长在一男人身上,实在是太可惜了。

秦淮并没有直接穿上衣服,他看了年念一眼:“没事。”冷淡的声音透着疏离。

年念看着他拎着衣服走回画室,心里莫名想起秦淮的洁癖说,怀疑她穿过的衣服秦淮还会不会穿。

那还是在刚开学的时候,画室主创老师组织学生去写生,顺便聚个餐。有个女生好像是拿了放在窗台的一瓶矿泉水来喝。

聚餐这种情况下,大家好像都变得不是太忌讳,本来吧!那么多一样的水,那么多的人,一转身就有些迷糊哪个是谁的了,谁知去洗手间回来的秦淮一眼看见了窗台上的水被动过的痕迹,他皱了皱眉头,也没说什么,只是拿起那瓶水扔进了垃圾桶里。

这还是曲凉无意中看见告诉她的,当时曲凉还怎么说?秦淮肯定是一个顾家又专一的好男人。

情人眼中出西施,大概曲凉对秦淮便是。年念自嘲地笑了笑,曲凉、秦淮还有她就是一部狗血的青春疼痛文学。

往事想起来就觉得心酸,她和曲凉也算是十年的感情终结在一个男人身上了,当时年念并不知道曲凉喜欢秦淮,而秦淮对她的感情,就像是他的画一样,炽热简单,一目了然。

两人从最初到最后,一路轰轰烈烈。交往的时候更是腻歪的了不得,也不知道作为秦淮、年念爱情的见证者,曲凉会多么的难受。

更过分的是,秦淮黏年念的厉害,他看不见年念一秒钟就会询问曲凉或者沈媛,大多是曲凉,因为大家都知道年念和曲凉好的可以同穿一条裤子。

“年年去哪了?”

“年年去厕所了。”“年念去拿什么什么东西了。”一般情况下曲凉微笑回答,最后一次例外。

那是单招考试时,Y美的考场上,曲凉正和其她考完的同画室女生收拾东西,没考成试的秦淮又问曲凉:“年念呢?”

“秦淮你有病吧!年念她撕了你的准考证,你还问她!”曲凉有些崩溃了,年念因为想和秦淮一个学校,就撕掉了秦淮全国最好美院的准考证,她那么的任性无理,秦淮怎么能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而年念撕掉的那张准考证,不仅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国画美院,更是她曲凉考的上,年念考不上的美院啊!

“当”的一下扔下画材,水桶里的水流的满地都是。曲凉的眸子中带着疯狂,像是一头凶兽,下一秒就要咬断眼前人的脖子。

秦淮只静静地盯着她看了两秒,冷静道:“这不关你的事。”说完他就转身走了,到这会,再不明白曲凉喜欢秦淮的就是傻子了。

秦淮的态度像是那根导火线,把曲凉的整个神经都爆炸了。“哈哈哈……”身后的曲凉越笑越大声,她不顾一切的跑向秦淮,那决绝的姿态吓得考场上的很多人怔忪当场。“秦淮,你给我站住。”曲凉喊。

看着身前人头也不回,曲凉越加愤怒,愤怒的失去了理智,她冲着前方大喊道:“秦淮,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性冷淡。”

去曲凉考场等她的年念过来听到的就是这句话,她下意识的去看秦淮,对方只是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那目光凉的人心里发寒,秦淮性冷淡的诊断证书只有年念看过。

那时是在秦淮家里,年念无聊的翻看着秦淮的书架,无意间看见了这份诊断报告,她指着诊断书咯咯笑着问秦淮这是不是作假的,因为年念不止一次发现秦淮青春的躁动,秦淮则是笑着对她说:“我只对我媳妇不冷淡,这诊断报告也只给我媳妇看。”

而这件事,年念只对曲凉说过,不过,她只说了诊断书的事,当个笑话讲给曲凉听而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转载申明:本频道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人修改删除。

小说区强推

热推小说

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