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区 > 幻想现言 > 一念清心 > 10. 我想和你好好的。

正文

10. 我想和你好好的。

小说:一念清心 作者:辛直 更新时间:2017-01-11 字数:3023

年念抑制不住的好奇,她想看的,秦淮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好奇的种子种下就发芽,她咬咬牙,人前女友都有了还能怎么滴?

秦淮的房间年念少年时进过不少回,长大后倒还是头一次,不过倒没什么变化,除了床就是书柜,除了书柜就是各式画材。

年念进房间走了两步就停下来道:“你让我看的东西呢?”

那环胸防备的动作太过明显,秦淮眼神一暗,嘴角弯起嘲讽的弧度,他要是真想干什么,以她的智商怎么都拦不住。

“你不过来我怎么给你看?”秦谁懒懒地靠在椅背上,扬了扬手中的手机。

年念半信半疑地往前跨了几步,怎么看怎么觉得秦淮是骗她的,她此刻有些后悔进来了,什么东西不东西的,看不看又怎样?

秦准看不过她磨磨叽叽,起身拉了她一把,没把人抱在怀里,只是顺势按到了另一张椅子上。他知道年念的性子,逼不得,你越是逼她,她就反抗的越厉害。

“给你。”秦淮将手中的手机递给年念,也不自己输入密码,只念给年念听:“931024。”

年念一个字个字输入,输到最后觉得不对,尼玛,秦淮这什么意思啊,用她的出生年月做开机密码。

没等年念问出口,椅子上秦淮倾身抽走了她手中手机:“也是我□□密码。”

年念听见这话就头皮发麻,她盯着秦淮眼睛干笑:“你别胡弄我了。”捋了捋头发,她有些坐立不安,不管秦淮到底什么意思,她都不想和他再有什么了,尽管以后可能再也找不到秦淮这样让她爱的心甘情愿的男人了,但她只要一想起秦淮曾有过其她女人,她就再不想看他一眼,尽管当年说分手的是她。

说她活该也好,贱也好,她就是不愿意。

秦淮一直注意着年念,看她表情,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她是因为露丝与他有了隔阂。他有些小小的开心,又气年念把他想的龌蹉。

秦淮没再说密码的事,转而问年念:“你是不是非常介意我和露丝交往过的事。”

“没有啊!和我有什么关系?”年念死鸭子嘴硬,在心底骂秦淮直接,他和她现在本来就没有任何关系,以后也不会有。

秦淮若是这样信了才是傻子,他不置可否的嗯了声,接着道:“年年,今天我们就敞开来说。”秦淮掰过她的身子,两人面对面的坐在一起:“我当年确实是对你的离开非常愤怒,但你听我说好吗?”

年念垂着眼睛不说话,这事她没资格说,错全在她。不管是间接昭告天下秦淮性冷淡,还是单方面分手、不顾一切的离开。

秦淮叹了一口气,看年念一副我罪孽深重的样子就觉得无力,其实他没有真正的怨恨过年念的,就算是不发生那些事,他一样得走,可这,他要如何对年念说?

按了按眉角,秦淮开口,很是突兀:“我能抱抱你吗?”

“噢,可以。”年念有些受宠若惊,尽管他们的爱情里她是无理取闹的存在,可秦淮也是霸道到不可理喻的,像现在这样正儿八经的询问,除了告白再没有。

听着怀里人砰砰的心跳声,秦淮的手愈发收紧,近在眼前的白皙耳垂像是伊甸园的诱惑,秦淮一口咬了上去,两千个日日夜夜的空虚,终于被填满,他低低的喟叹:“年年,我们重新开始吧!”

年念听见这话就开始挣扎,秦淮没理会,抱的更紧:“我知道你介意什么,我和她确实是交往过的,但我更明白了,我非你不可。”

男人的话低沉又煽情,怀抱干燥又温暖,情话说的更是令人心动,可对年念来说跟街口吆喝卖豆腐的没什么区别,非她不可有屁用,年念心想,非她不可能有露丝的存在?

“我和露丝其实什么也没发生过。”秦淮感受着怀里人的挣扎,很是无奈,他最终还是贴着年念耳朵说道:“我们交往了不到一天,原因是我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要说这世界上最了解年念的,非秦淮莫属。

年念几乎是立刻停止了挣扎,她埋下脸,声音里透着轻快:“你就骗我吧。”她的手掐上了秦淮的腰,预备着,只要秦说是骗她的,她就狠狠地拧掉他腰间最嫩的那块皮。

晚上胡思乱想的后果就是又起晚了,年念起床就支着脑袋想,她是不是太好骗了,秦淮不过三言两语,就成功说服了她,而且,不是说看那啥子宝贝的吗?宝贝呢?她恨铁不成钢的猛拍自己的头。

这些想法不过是浅浅的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当年念推开房门,看见朱色门扉上贴着的小字条时,她的心一下子就软的一塌糊涂。

只见白色的便利贴纸上画着一幅小漫画,第一幅图画着一个忠诚的大狗蹲在门前,第二幅大狗把叼来的骨头放进碗里,最后一幅是大狗把碗推向对面的一只体型略小的母狗,上书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她退后一步,捂住了小心脏,这么萌的打开方式,简直暖哭了,可这么将她拟化成狗是不是有些不好?

接下来的一天,年念都处于恍恍惚惚的状态,主要是从单身狗直接进入热恋让她颇为不习惯,而且秦淮这厮怎么说都不接受形单影只,让她一度怀疑和秦淮分手的五年是她的臆想。

“中午吃什么?”秦淮边系安全带边问,他们俩已经腻歪在一起一上午了。

“随便。”

秦淮凑上来轻啄一口她的小脸蛋:“带你去吃海鲜怎么样?”

又这样动手动脚,年念真想告诉他重新开始的真正意义,哪对新开始的情侣是直接上嘴的?

秦淮说的那家店是满满海,近年新开的一家,即使是年念远在H市,也曾听过它的美名。

两人手拉这手进来,服务生笑着盯着两人的手,不住的说他们感情好,说的秦淮心花怒放,嘴角上翘就没下来过。

年念已经麻木了,她今天已经抗议无数次了,可每次秦淮都能找出不同的理由来拉着她的手。

“我觉得我们重新开始需要培养感情,从牵手开始吧!”

“我需要寻找从前的感觉。”

“我觉得我们应该更亲密一些。”

“有点冷,你的手真暖和。”

……

秦淮理由太多,她无力吐槽,转移注意力打量着室内的装修,这可能是学过一点画画,学过一点设计人的通病,不管看见什么画,什么高大上的设计,都想挑出点毛病来。

水蓝色的鱼缸并不死板,做成小桥流水样平添一份雅致,深蓝色的柜台与柱子遥相呼应,而柱子旁穿着水青色连衣裙的女子无疑是画龙点睛。

年念觉得她这个喜欢看美女的习惯怕是改不了,此美女目测有一米七,披肩长发几乎是年念同款,背影杀几乎可以和她媲美。年念在心底给此美女打了九十分的高分,要知道,年念心中的美女,上九十的只有她自己,

美女缓缓地转过身来,年念也缓缓地石化了,她决定收回对此美女的打分。

划完菜单的秦淮回头,看见的就是年念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让人想要把她下巴给她合上去,秦淮好笑的刮了刮她鼻子,顺着她目光看过去:“这是怎……。”

秦淮舒展的笑停在了半空,顿了一下,接着轻笑:“曲凉,好久不见。”

此时年念也回过神来,顿了顿,她没有说话,世界可真小啊!她松开两人相握的手,却在下一秒被秦淮反握上来。

她瞪他一眼。

可能年念觉得是在瞪,在别人眼里却像是眉目传情,而在走过来的曲凉眼里,更是挑衅。

曲凉走过来,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步伐缓慢优雅,裙角在身后飘飞,像是上了特效的明星。

年念也迅速敛起气场,做出霸王样。

棋逢对手。两人现在的样子就像是准备开战的攻击,暗中打量着对方的实力。

曲凉先开的口,皮笑肉不笑道:“真是巧,好久不见了。”

年念浅浅勾唇,捋了捋散下的额发:“世界太小了。”刚回来就遇上,这也是醉了。

外人看来就是两个美女谈笑风生,秦淮却是头疼的看着两人身上无形的电流在霹雳啪来闪耀。

“越来越美了。”曲凉上上下下的打量年念,而后总结道。

“你也是,呵呵。”

年念觉得她们的对话蛮无聊的,可谁都不愿意结束,就像是谁先结束这段话,谁就输了似得。她和曲凉真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想起的时候觉得遗憾,遇见的时候谁都想把对方压下去,年念这会还庆幸今天穿的是美腻的呢子衣,而不是臃肿的羽绒服。

不过寒暄两句,门口就有男人喊着曲凉的名字,曲凉顺势微笑着告辞,从始至终完美的像是舞台上精心排演的戏,那摇曳生姿的步伐都像是尺子量出来的。

年念同是。

边上的秦淮看的无语:“你们累不累啊!”这样端着,还是从小长大的姐妹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转载申明:本频道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人修改删除。

小说区强推

热推小说

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