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区 > 幻想现言 > 一念清心 > 12. 我想和你好好的

正文

12. 我想和你好好的

小说:一念清心 作者:辛直 更新时间:2017-01-11 字数:2998

年念单手撑下巴,琢磨怎样解释才不显得她二。

“嗯,其实……”她拉耸着嘴角,一副忧伤又认真的样子:“我们俩只是太无聊了,然后,会议室外又太冷清了,恩,半天没人影,所以……。”

“所以你就在工作场合开外音看动画片?”秦淮一节一节的下着台阶,目不斜视,手却牢牢地牵着旁边人的手。

年念嘟起嘴吧,怪她了?她本就是被他强拉来的。

秦淮不用看年念表情就知道年念要说什么,他道:“你既然来了是不是应该恪守这个工作的职责?我觉得这是对人对事最起码的尊重。”

年念听见这话就不干了,被秦淮包裹在手心的左手使劲的甩了甩,没甩开就继续甩。

“放手。”她白皙的脸庞红扑扑的,一半是羞得,一半是气的。发生这种事情她也觉得有些丢人有些二好不好,但身为男朋友的秦淮难道不应该安慰她?

他到底是她男朋友还是她爸啊?她爸都没这样管过她。

“你做错事还让我放手?”秦淮斜睨她一眼,那样子像是说年念脑子有毛病。

年念内心是崩溃的,她只觉得岁月果然是把杀猪刀,看,秦淮都不像以前一样的包容她了,一点都不怜惜她了。

这事要搁以前,年念伤心的眼泪能说来就来,可现如今毕竟年纪阅历不一样了,且这事她内心里觉得她也是有错的,所以她使劲的眨眼再眨眼,伤心的眼泪还是来不了。

她觉得憋屈的厉害,男朋友不疼她,眼泪来不了,手也甩不开,伤人的话也因为愤怒不够说不出口,年念狠狠地撇过又去,用肢体语言表达她生气了。

秦淮好笑的看着嘟着嘴孩子一样的年念,逗小孩似的摸了摸人头顶:“好了,就这就生气!”他伸手捏捏兔子雪白的肚皮:“这河可是有点窄啊!”

年念一把拍掉她兔子绒毛外的手:“少动手动脚的,我这河里撑不了船,小心淹死你。”秦淮不就是说她肚量小吗?

此时两人就走在三楼的楼梯上,因为秦淮还需要去5楼走一下,所以两人坐电梯走到五楼改走楼梯。

楼层越低,走楼梯的人就越多,而来看画展的人大多又都是见过秦淮照片或者本人的人,这会看见本尊,婉约派的粉丝会冲着秦淮年念笑笑,豪放派的则会直接来要签名。

而此刻上前要签名的明显是个枪手,他的声音娇柔又做作,本是让人尖叫的俊脸型男身材,偏要摆出西子捧心的动作:“秦淮,给我一张签名吧!来吧!来吧!签我身上来吧!”

“你能不能别这样?”年念看着穆佑卿,夸张地捂住心口:“你这样会让我的早饭翻涌到喉咙上的。”

秦淮可没有年念这样文绉绉的,他拉着年念左走一步,直接将穆佑卿当做空气。

“我已经对友情这种东西绝望了。”穆佑卿自发的走在年念的手边,唉声叹气的吐槽道。他觉得还是和年念说话能说到一起去,自从回国后,除了年念的事,再没有能在秦淮心上激起水花的。

年念噗嗤一笑,抿了抿唇,没有说话,抬脚跨出楼梯间的安全通道门。

楼梯间内外像是两个世界,内里相对还算是安静,外面却像是菜市场,因为秦淮此次新获得了国际上一个含金量颇高的奖项,且画展宣传力度也挺大。

让年念哭笑不得的是,其中还有一个小学的团队,整齐划一的蓝白校服配着鲜红的红领巾,祖国的花朵睁着一双双好奇的眼睛,打量着墙上对于他们来说不知所谓的画。

年念完全忘记了她和秦淮还在闹别扭,她捂住嘴巴,咯咯笑个不停:“行啊!秦淮,开始灌溉祖国的花朵了,祖国都开始为你骄傲了。”

秦淮屈指在年念脸上弹了一下:“你就是我的花朵。”他的花朵最好骗了,一点都不记仇,秦淮的手指从年念的头顶划向脸颊。

这话是没什么问题的,但年念莫名的脸红了,她心虚的闭了闭眼睛,灌溉、她、花朵,不好意思,她成功的污了。

穆幼熙在一边看着两人,不了解年念心理活动的他以为年念是害羞了,他捶胸顿足,直呼受不了。这狗粮甜的,都要腻死他老人家了。

几人笑着,收拾一番,商量着待会去哪吃午饭好,走到楼梯口,迎面又是一对红领巾,这群红领巾领头的是个脸色有些白的男孩子,精致的瓜子脸看上去瘦瘦小小的。

“呶,年念你看,你同款的瓜子脸。”穆佑卿看了看领头的男孩又看看年念:“我怎么越看越像呢?该不会是你……。”

穆佑卿这家伙就是狗粮喂多了,挑事呢!秦淮轻轻地瞟过去一眼,他缩了缩背,侧过头又冲年念龇牙咧嘴。

年念没搭理穆佑卿,这家伙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但是,年念刻意压下心中的那一抹异样,回头看了领头男孩背影一眼,怎么也觉得领头的那男孩有些熟悉呢?

“怎么了。”秦淮搂了搂年念的腰,侧身在她耳边说道。他一直注意着她面部细微的神情变化。

“没什么。”年念犹豫了一下道。

秦淮没有多问,一行人直接下到地下车库,因为人多车多,地下车库也是停的满满当当的,不过是绕了个圈的功夫,年念的屁股后面就多了个熟人,还是一对夫妇。

“年念。”年刚惊喜的看着年念,那眼中兴奋的光,让年念觉得年刚期待相遇这一天期待的太久了,他身边的女人亦是。

这就有些奇怪了。没听说过现任老婆喜欢看见前任老婆女儿的。

但年念也没过多探究,在年刚和她妈妈离婚的那一瞬间,年刚就不是她爸爸了,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她都不会和他们有过多牵扯。

所以对于年刚的呼喊,年念权当是没听见,步伐不减的向前走去。

年刚看见年念这样,就有些着急了,他快跑两步,抓住了年念的衣角,却又在秦淮异常犀利的目光下收回手。

“我们谈谈吧!年年。”年刚道,目光里说不出的哀求。在他身后的齐丽更是一副眼泪巴巴,恨不得给年念跪下来的样子。

“没什么好谈的。”年念道。

“年年,爸爸有些事,只有你能帮忙了。”年刚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爸爸知道爸爸对不起你,爸爸给你磕头行不行。”年刚说着,脑袋就“砰砰砰”的磕在坚硬的水泥石板上。

年念心中一骇,身子一偏,避过了年刚的正前方:“你先起来。”她头一偏,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的白光上,她记忆里,年刚向来是趾高气扬的、傲慢的,即使是当年离婚,也只是祈求她别走。

毕竟是亲爸,年念无法坐视不理:“你起来。”她的话音有些冲,脸更是拉得老长。

年刚依言站起身,依旧是期期艾艾的站在年念身边,他没有看向年念,而是时直视时躲避秦淮雷达似得目光。

“能不能找个地方细说一下。”年爸的声音带着苦涩:“我真是没办法。”他不在自称爸爸。

顿了一顿,年念转头:“你们先走。”她对秦淮道,感受着相握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最后秦淮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指了指手机:“一会我去接你。”

“说吧!什么事?”咖啡厅里,年念外衣也没脱,直截了当道。

对面的年刚像是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在齐丽一次又一次焦急的眼神示意下,他才缓慢的开口,却是让人弄不懂什么意思:“我刚给你爷爷奶奶说了,也给你妈妈说了,他们可能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年念极力耐着心思听年刚继续往下讲,这样吞吞吐吐的年刚实在不像以前的年刚。

“你弟弟得了尿毒症。”年刚深吸一口气接着讲道:“我和他妈妈的的□□都不适配。”他只有你一个血亲了。

年刚心里的话没有说出来,齐丽一把替他说了出来,她猛地站了起来,抓住年念的手,涕泗横流:“年念,你一定要救救你弟弟啊!”

“我没有弟弟。”年念沉默了一下,将手从齐丽的手里抽了出来,转身跑了出去,她的脚步匆匆,似乎身后有恶鬼在追她。

秦淮就在不远处的车里,看见年念出来就按了两声喇叭示意。

年念却像是没听到一样,闷着头往前走,眼见着就要走上人行道。

真是不要命了,秦淮也顾不上其它,下了车就追了上去。

“年年。”他喊道,前面的年念却像是没听到一样,幽魂一样的走在人行道上,看样子还要往车道走。

秦淮快跑抓住年念的手臂,一把将人扯会人行道,他黑脸道:“年念。”却在话音落下的一秒,惊觉对方已经泪流满面,那漂亮的大眼睛蓄满了眼泪,一颗接一颗的流淌,秦淮的心也像是泡在了眼泪里,咸咸的涩涩的。

上一章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转载申明:本频道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人修改删除。

小说区强推

热推小说

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