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区 > 幻想现言 > 一念清心 > 13. 乱成一锅粥。

正文

13. 乱成一锅粥。

小说:一念清心 作者:辛直 更新时间:2017-01-11 字数:2906

秦淮没有说话,绷着脸拉着人返回车里,他犀利的眼神直指身后讪讪的不敢上前的年刚和崩溃大哭的齐丽。

看齐丽的样子明显是还想来找年念,但她的胳膊被年刚死死地拉着,动弹不得,她的手脚踢打在年刚身上,年刚只是一动不动的承受着。

秦淮看了一眼就转过脸去,身旁人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眼泪的痕迹,她靠在座椅上,长长的眼睫毛覆盖住眼睑,无神的盯着远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淮发动了车子,转过一条街停下,他解开安全带,把发呆的人搂在怀里:“发生了什么事?”声音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

其实年念也不是在发呆,她就是不想说话而已,而此刻搂着她的胸膛温暖而又安心,让人忍不住有说话的欲望,年念的手无意识的贴上去揽住秦淮结实的腰身:“其实也没什么,只是看见他现在的转变,挺心酸的。”从前的年刚可是不管家里人死活的,只要他自己在外面逍遥自在就好了。

“我以前做阑尾炎手术时,他管都不管,甚至钱也没拿过。我妈就更不用说了,张嘴就骂,抬手就打,我一直以为他像是被宠坏的孩子,是不会做好父亲,好丈夫。”年念低低的道:“可他明明可以的,为什么要那样对待我们……。”

年念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她竟然为年刚对那个陌生弟弟的好而愤怒:“我是不是心思太坏了,我竟然有些怨恨、嫉妒那个素未谋面的弟弟。”。

秦淮在她后背一下又一下的抚慰着:“傻姑娘。”他道:“那已经是一个游离在你世界之外的人,无论怎样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好不好又如何呢?”说不定就是你们的离开才让他幡然醒悟的。

后面那话秦淮没说,有些人就是这样,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年念并没有告诉秦淮她那个素未谋面的弟弟得尿毒症的事,不知怎么的,她下意识的没有说,她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可以挽回的生命在她眼前流逝吗?

秦淮也没再问,也忘记了问。他笑的温柔,满心满眼都是怎么安慰他受伤的姑娘。

他捧住年念的脸,她的姑娘是敏感而又缺爱的,在以后的年华里,他会把她缺少的那份爱加倍补回来。

情深意浓,不知道两个有情人是怎么吻到一块去的,他们两人吻得难舍难分,像是要把缺失的这六年都给补回来。

年念的脑袋一片空白,只能感受到温热的唇在她的唇上辗转、深入,细细的抚慰她每一根神经,舒缓了她所有的不安。

背上突然一凉,她迷蒙着睁开眼睛,秦淮闭着眼睛依旧英俊的过分,他吻得温柔而投入,可是,这手是在摸哪?这手表带儿真够凉的。

年念一把推开秦淮,火急火燎的拉下她被推高的上衣,瞪了对方一眼,咬牙:“你干什么。”

秦淮此刻还有些头脑发热,他想也不想道“干你。”

“秦淮。”年念低吼,脸红通通的一片,不知是气的,还是羞得。这人现在怎么这么的没脸没皮。

秦淮轻笑一声,轻轻地按了按他的下巴:“你再过来下。”他还在回味那个吻的味道。

年念信他才有鬼,翻了个白眼:“开车。”

“你不过来我就不走了。”秦淮道,双手大刺刺的舒展在椅背上,一副老子怕谁的无赖状。

年念才不会理他,却耐不住秦淮力气大,他逮住人就吻了上去,唇齿相接间,还模模糊糊吐出一句:“马上就好。”

本来离开MH大楼时还是上午,待俩人到达饭店的时候却是已经是正正好的午餐点了。

年念更是看都不愿意看秦淮一眼,脸红的都可以煮鸡蛋了,以前她也没这么容易脸红啊,以前秦淮也没这么大胆直接啊!

穆佑卿向来说话不着调,这次却只是简单的一句:“你们来、来了啊!”仔细听,他的声音有些低,话语有些不自然,其实穆佑卿甚至是想要打电话告诉秦淮取消聚餐的,前女友聚在一起,画面真的美得不忍直视。

年念走在秦淮身后,听见穆佑卿的声音就探出头来,看见席上的女人,她打招呼的手顿了一下,接着挥动:“嗨。”她笑容不变,声音却淡了下来,怎么秦淮的老情人也在,年念看了一眼秦淮。

秦淮倒像是没事人似的,淡淡的招呼道:“露丝。”

露丝上来就要给秦淮一个拥抱,秦淮单手挡住了,看着年念笑的宠溺:“我女朋友。”

年念微微一笑,掐了掐秦淮的腰,轻轻地,以示鼓励。

露丝露出受伤的表情,她伸开手,一脸的坚持:“用我们美国的礼节。”

“入乡随俗。”秦淮没有过多解释,为年念拉开椅子,就拿起菜单询问她要吃什么,不给露丝半分插嘴的机会。

餐桌上静静的,尴尬的气氛无声蔓延,所有人都有些食不知味。最悠闲自在的当属秦淮,他还席心的把碗里的鱼刺给年念挑出来。

年念倒还好,只是露丝盯着她的目光会让她觉得,露丝真正爱的人是她。

中途年念上了趟厕所,洗手的时候身边无声无息的出现一个人。

“你不适合他。”露丝幽幽地道,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点燃了一支烟,此时正徐徐的吐着眼圈。

神经病吧!年念洗完手转身就走,并不准备理会露丝,然而,露丝的下一句话就让她止住了脚步。

“你爸爸叫年刚吧!你弟弟是不是得了尿毒症?小孩子得尿毒症的可是比较少。”

“你有病吧!”年念冷冷的看着露丝,这女人看起来美则美矣,却让人喜欢不起来,谁会吃饱了撑着调查情敌?

露丝看着转回身的年念淡淡的笑了,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笑:“你信吗?我可能比你自己还要了解你。”露丝吸了一口烟:“从我知道你的存在开始,我就着手调查你,有四年了吧!我每天都是看着你的信息、日常睡觉的。”

看着年念一副震惊的样子,微张的红唇都忘记了合上,露丝笑了笑:“很疯狂吧!但这已经成了我的一种习惯。”

她的表情空虚又落寞,又带着一股对自我的极端厌恶,她忍不住提高音量:“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我忍不住的想去看看秦淮喜欢的女孩是什么样子的,她会不会比我好,比我美,比我更爱她。我每天都想看看她。”

说到这里,露丝顿了顿,她上上下下的打量年念一眼,身材纤细、凹凸有致,脸庞更是古典的中国美,比她在照片里看到的还要美,还要有气质。

“……”年念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本来是愤怒的,谁被情敌调查都高兴不起来,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露丝说到最后竟觉得很喜感,这个露丝确定不是在向她表白吗?

年念这样想着就这样问了,她本就是开玩笑的一说,谁知露丝竟认真的点点头,她的眸子带着淡淡的忧伤:“我爱秦淮,但是我每天必须看着你的照片才能睡着。”

年念被吓到了,她目瞪口呆的离开,感觉自己的三观已经被刷新。

露丝也没有阻拦,她只是笑笑,就转过身去倚着栏杆吞吐云雾,看得出来,她是真的为此事伤神。

回去的时候正听到穆佑卿吐槽露丝:“我不过是嘴贱的说了句和年年一块吃饭,就被搬出我老姐来吓唬我。”穆佑卿委屈极了:“你自己当年玩游戏输了惹上她呢?怎么受罪的是我?我都还没吃饱呢!”

年念不是个会把情绪带入到其他人身上去的人,她闻言莞尔:“还说什么废话呢!还不快趁着这一会赶快吃。”

年念觉得她也得赶快吃了,露丝回来了,她肯定也会吃不下的。

秦淮瞟穆佑卿一眼,握住了年念放在桌子上的手:“怎么去了这么久?”

年念像是没听到一样,她能做到不迁怒穆佑卿,却做不到不迁怒秦淮,被陌生人扒一遍真是想起来就郁闷,被一个女人看着她的照片睡觉,更是……。

可覆盖在她手上的那只手缓缓摩擦着他的手背,有源源不断的热力传来,把人心都烫贴软了。

她软了口气,指了指了对面的座位,声音低了不止五分:“你把她给我解决掉。”

“露丝?”秦淮以为年念还在为他和露丝交往过一天生气,他莞尔,其实他一直都觉得那是个玩笑。

“恩。”秦淮轻笑着摸摸年念的发顶,像是没看到对面的穆佑卿一副虐狗的表情,甜死人的情话说来就来:“如果你不开心的话,以后不见面就是了。”反正也不算什么朋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转载申明:本频道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人修改删除。

小说区强推

热推小说

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