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区 > 幻想现言 > 一念清心 > 14. 乱成一锅粥。

正文

14. 乱成一锅粥。

小说:一念清心 作者:辛直 更新时间:2017-01-11 字数:2847

年念知道秦淮明白她的意思,正想说些什么,包里的手机响起来,“风吹断雪花,吹白我们的头发……。”

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眼神闪了闪,笑道:“我去接个电话。”拿着电话一直到走到饭店外的树下,她才接通。

“妈,怎么突然想起打电话给我了?”年念打趣道。她之前基本是三天一回家,所以年妈很少用电话联系她。

“你不给我打,我只能打给你了。”年妈话语中透着不满:“没良心的。”

“哪有,妈。我这过不几天不就回去了吗?”年念连忙哄她,又忍不住发笑,怪不得都说老小孩,老小孩。

电话这头的年妈听见她的笑声,就松了一口气,她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去看你奶奶都带了什么保健品啊?”

“什么也没带。”年念嘟了嘟嘴,如果不是她偶遇了年刚,妈妈铁定有办法让这件事无声无息的过去。

她接着笑道:“不过,我准备这两天带爷爷奶奶去医院做个体检,保健品也要对症下药嘛!”这可是大实话。

年妈那边顿了两秒,接着,听筒里传来吞吞吐吐的声音:“其实,年年,妈妈这、这两天也有些不舒服。”

“你怎么了,妈?”年念从善如流道。

“也没怎么,就是不太舒服。”年妈道,说完又加了一句:“哪都不舒服。”

年念闻言好笑的勾了勾唇角,却并不拆穿,答:“那我明天就回去吧,先带你去医院看看,爷爷奶奶这边身体还好,也不着急。”

年妈“哎哎”答应着,心愿达成,没说两句就挂断了电话。

十一月的北风吹着,没穿外套却也没觉得有多冷。年念挂断了电话就转身倚在了身后的梧桐树上,努力勾起的唇角耷拉下来。

她的心情就像是此刻飘飞的梧桐叶,晃晃悠悠,静不下来。

年刚那人她了解,虽混不吝,却心比天高,在外面更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若不是真的走投入路,他不会来找她。毕竟她当年就说过老死不相往来,要断就断个一干二净。

既然来找她,就说明情况已经很糟糕了。

想想那孩子估计才三四岁吧!那么小怎么会得尿毒症?化疗肯定很疼吧!听说少一个肾也没什么,自嘲的笑笑,以前怎么没觉得她这么善良呢?

但年妈肯定不会答应她捐肾的,她还常说,长什么器官都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不然老天爷让你长它干嘛?;秦淮也不会,他舍不得她疼;爷爷奶奶虽然怨恨年爸,但肯定不会反对,毕竟是她的亲生骨肉、亲孙子。

想到这里,年念忽然觉得奇怪,怎么爷爷奶奶像是不知道这事一样,难道年刚还没有告诉爷爷奶奶?她困惑的皱起眉。

年念想的投入,压根没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直到肩膀一暖,同时一双手揽住了她的腰肢。这熟悉的感觉不用猜就知道是谁。

真奇怪,明明在一起不过几天时间,却像是从来没有分开过,她转身将脑袋依偎进他怀里,蹭了蹭:“秦淮。”

秦淮握住年念的手,眉头就皱了起来,数落道:“怎么这么凉?打电话也不好好打,怎么跑外面了。”

“秦老妈子。”年念小声道,冲秦淮做了个鬼脸,缩缩脖子,更紧的依偎在他怀里:“就是走着走着不小心走到外面了呗。”

秦淮没理会她的歪理,冲着前面挥挥手,淡淡道:“你们先走。”

年念转头,这才发现她身后并排站着的赫然是穆佑卿、露丝。她的身子僵了一下,脸蛋慢慢变得粉红。

穆佑卿的嘴向来把不住门,之前还顾忌露丝在场,这会也顾不上了,嘴巴像机关枪一样:“关上门各种恩爱各种秀,谁都不知道!用得着天天拿机关枪向我喷射狗粮吗?啊啊啊?我还是万年的单身狗啊!单身狗啊!”一连三个啊,足以显示他内心的大火苗,天天被喂狗粮,真是够了,他也想要女盆友。

秦淮但笑不语,这种时候不能理会他人,专心致志享受媳妇的拥抱就好了。

年念吐吐舌头,笑的无奈,真的不是故意喂狗粮。

大神经的年念此刻忘记了露丝刚刚的“表白”。当然,也可能是某人的存在感太强,让她的心思只系在他身上。

原本是约好几个老同学去打球的,但秦淮看年念好像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就婉拒了。

“回家休息会,恩?”秦淮给身边人拉好安全带,低声问道。年家肯定发生什么难以启齿的事了,不然她不会这么闷闷不乐的样子。

“也行。”年念懒懒的窝在座椅上道:“不然你还是去打球吧!咱们俩都不去会不会不太好。”

秦淮低笑,连带着喉管和胸膛都微微震动,“我们”这词,好像他们是夫妻,他俯身亲在她额头:“都听你的。”

媳妇让去咱们就去,媳妇不想让他知道的,他就等媳妇想倾诉了再听。

车停在巷子口,年念站在路边挥挥手,示意秦淮赶快走。

秦淮显然回错了意,他探出头来:“我会早点回来的。”顿了顿,他笑的无赖:“你要是想我的话,我就不去了!”

年念哭笑不得,怎么比高中时还要缠人,她做出一脸嫌弃的样子:“赶快走吧!给我点距离美。”

秦淮闻言就眯起了好看的丹凤眼,那样子仿佛在说你敢嫌弃我。

这边半天还没告完别,那边就有人喊上了。

“是年年回来了吗?”身后的声音苍老又沙哑,听起来有点像感冒了,年念心里一紧,冲秦淮挥挥手就赶紧转身迎了上去。

青石板的六尺巷道,年念双手掺着奶奶胳膊,道:“奶奶今天怎么没去打牌啊?外面道口那里可是热闹得紧。”她故意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

年奶奶拍了拍她的手,却是什么也没说,只慢慢的往家里走。

看见奶奶这样,年念心里就有底了,果不其然,跨进老式的中堂里,就看见年刚正靠在墙角低着头抽烟。

而齐丽则是坐在沙发上抹眼泪,一滴一滴的,掉下来也不擦,就那样枯坐着,像是活死人。

年念莫名的想起那次她半夜里发高烧,年妈背着她去医院。

那时候还不像现在,到处都通明的,交通发达。那时候还是住在老宅,年妈就那样借着满天的繁星,深一脚浅一脚的给她送到了医院,医生说对年妈说,再晚来五分钟,你就得少个女儿了。

年念现在还记得年妈对她说这段话时脸上的庆幸。

她脱下羽绒服,挂在门后的衣架上,单刀直入:“你们都去化验了吗,医生怎么说?”

不仅是年刚和齐丽,包括年爷爷,跟在她身后的奶奶闻言都猛地抬起头来,眼中闪着期翼的光。

年刚狠狠地吸了一口烟:“都不适配,医生说,可能兄弟姐妹几率更高一些。年年,你能……。”他话语慌忙中甚至叫出了年念的小名,从小他就不怎么喊的小名。

“我只能说我考虑考虑。”年念打断他的话,淡淡道。

仅仅是这一句话,就让年刚激动的眼泪掉下来,爷爷奶奶看起来也是眼眶湿润,手脚发颤。

年念很是无语,她嘴角动了动,想问问她以前有那么的任性冷酷无理取闹吗?让他们都觉得她不会帮忙,但面对年刚或者齐丽,她兴不起丁点开玩笑的心情。

心里有埋怨,也有嫉妒,那个年正宇可真是命好,能遇上金不换的浪子回头。

齐丽无疑是最激动的,她又哭又笑的,像是想表达什么又表达不出来,最后千言万语只化作两个字:“年念。”

年念翻了个白眼,她说的是考虑吧!没有答应吧!为什么这群人都觉得她是答应了呢?而齐丽,也是有病吧!也是需要打120的吧!

听听,这说的是什么话。

“谢谢你,年念。”齐丽的眼泪还是停不下来,她坐在她房间的花梨木椅上,冲房间另外一个人幽幽道:“我必须对你说声对不起,如果,”她闭了闭眼:“你想要回你的爸爸,我可以离开。”

她说完补充:“和小宇一起。”

年念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究竟是什么让齐丽误会她和她的妈妈对年刚有一丁点的留恋?

她正了正神色,道:“你这样说,会让我重新估量年正宇值不值得我用一个肾去换他的命。”这么蠢得妈,再有个这么蠢得儿子,年念觉得她已经不是在救人了,而是在报复社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转载申明:本频道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人修改删除。

小说区强推

热推小说

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