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区 > 幻想现言 > 一念清心 > 15. 家和万事兴。

正文

15. 家和万事兴。

小说:一念清心 作者:辛直 更新时间:2017-01-11 字数:3015

当天下午年念就去医院做配型,因为等结果还需要好几天时间,她索性直接订了机票飞回H市,车也不要了,就扔在秦家。

捋了捋落到额前的头发,貌似她和秦淮在一起后,她的车就无用武之地了。

从B市到H市,近千公里的路程,却像是隔着一个季节,一个带着冬的萧瑟,一个染着秋的艳阳。

年念脱掉羽绒外套拎在手里,露出内里穿着的粉色刺绣毛衣和黑蓝色条纹印花A字裙,对着机场明亮的落地窗理了理头发,这才拿出手机来。

上飞机前年念给秦淮打了个电话,对方无人接听,她估摸着应该是还在打球。这会刚打开手机,滴滴滴滴滴,接连着几个信息提示响起。

她一手拉行李,一手回拨过去,不过滴滴两下,电话就被接通。低沉磁性的声音尾音上扬,带着宠溺:“想我了?马上就到家了。”秦淮似乎很喜欢家这个字眼。

年念莫名感到心虚,眨巴眨巴眼睛,停在了过道上:“恩,秦淮,我、我己经回H市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下来,似乎在无声的控诉。

年念啊了一句,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半晌,那边才传来一个落寞的声音,像是被人抛弃的小狗般可怜:“恩,知道了。”

年念不知怎么的,既心虚又愧疚,应该先去找秦淮,亲自和他说一声的。

顿了顿,她吐吐舌头:“恩,我现在还在机场,有空再打给你。”没说两句年念就迅速收了线,愧疚感太强,真怕她一个忍不住在杀过去。

可当时那情况也确实难办,孩子尿毒症晚期,她怎么也得去试试看匹配不,妈妈这边更不能不安抚。年念叹了口气,揉了揉发胀的脑袋,最近事太多,有点脑子疼。

出了机场,年念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家里去,暂时将秦淮这事丢在了脑后。

从后门的小院子开门进屋,正门口摆放的黑色高跟靴拦住了路,年念挑挑眉,放下行李箱,不用看就知道是谁来了。

果然,进屋就听见厨房传来欢快的声音:“年姨,你做的鱼香肉丝实在是太好吃了,比我妈做得好吃一百倍。”

“好吃你就多吃点,你这孩子,太诚实了。”

“哎,哎,林熙熙,小心我原话告诉你妈去。”年念闪身进了厨房,插嘴道,看着回转过身的两人一副惊喜又惊讶的表情,道:“你上次也说你妈做的饭是最好吃的饭。”

死损友,林熙和捶她一拳:“你太过分了,还能不能让人好好吃饭了,这么拆穿人家。”林熙和装作生气的样子,“啪叽”一下把筷子扔在桌子上,还没等年念说什么,就自己忍不住先乐了起来。

“哎哟哟!你还舍得回来。”林熙和促狭的笑道,上上下下的打量年念:“有爱情滋润就是不一样。”她说着摸上年念的脸,一副轻佻样:“瞧这小脸,恁好看。”

年念一把打掉她的手,无奈的看了一眼年妈,这嘴巴也太快了,她就不怕秦淮是坏人吗,也不需要考察一下?亲妈真是太……心大了。

年妈解下腰间的围裙擦擦手,故意装傻:“你是算着点回来的吧!”刚赶得上吃晚饭。

正说着,前门的门铃响了起来,年妈推了年念一下,脸上带笑:“快去,你爸回来了。”

年妈之所以让年念叫许源爸爸,就是因为她觉得许源比年刚还要疼年念,当然,这也是她嫁给许源的原因之一,所以就算是年念坚持叫许源叔叔,她还是你爸你爸的叫。

年念已经对称呼这件事麻木了,穿过客厅去开门。

然而,打开门,稍稍昏暗的楼梯口空无一人,声音也没有,静静地。

年念向来悚这种安静又昏暗的地方,她退后一步,喊道:“你听错了吧!妈,应该是对门的门铃响了吧。”

“不会吧!我刚刚明明听见的,对门的铃声应该不会这么响的。”年妈边说边往门口走,她探头往外看看,果真什么也没有看见:“难道是我精神错乱了?”她学着夺宝熊兵里熊大的语气道。

两人说着,年念就要关门,说时迟那时快,门后猛地跳出一名青年来,他穿着一身黑,手里拿的复古宝箱似的盒子挡住了要关上的门,盒子上金色的骷髅正对着年念。

年念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拉着年妈后退一步,沙发上一直盯着两人的林熙和也几步跑上前来,她生怕她们遇见危险。

“年念。”门外的青年大喊:“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这哪来的逗逼?年念定睛一看:“许桁?”她不可思议的喊道,许桁不是应该在国外吗?

有太多的疑问要问,可惜许桁不给他这个机会:“年念,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许源维持姿势继续喊道。

年念噗嗤一下笑出声:“你是猴子搬来的救兵吗?”她十分的配合他演西游记。

这还演上了。年念身后站着年妈和林熙和,俩人同样疑惑却又忍俊不禁。

林熙和唯恐天下不乱,手放在嘴边作话筒状,嚷嚷道:“许源,你是山大王还是红孩儿,说出来,饶你不死。”

得,这从西游记又穿到了皇宫里。

年念受不了的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模模糊糊的报出自己名号:“年、年念。”

“收。”许源身子往前一倾,手指不知道怎么动了一下,只见他话音刚落,红色的细线网从天而降,整个将年念罩住。

那样子,还真像是西游记里被擒住的女妖精。

“噗。”林熙和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一出西游记恁搞笑了,她问许桁:“你哪整的这玩意,真有意思。”

许桁闻言就愤愤的转头看林熙和:“你怎么什么时候都在我们家啊!我本来还想一个一个的给你们惊喜呢。”他还想多玩几次呢。

从小一起长大的林熙和,只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斜睨他一眼:“幼稚不幼稚啊你。”

许桁耸耸肩,高大的身躯趴在门板上,让人都替那门板担忧的慌,他强词夺理,笑道:“这么久没见,我当然要用别开生面的见面,让你们忘不了我。”

年念此时正与那网兜奋战,也不知这网兜怎么做的,怎么都解不开,她恨不得踢他一脚,笑什么笑?

可能是太熟了,所以说话间毫无顾忌,许桁一脚跨进门来,把身后的行李箱往门口一丢,笑的贱兮兮的问年念:“年年,听说你找了个男朋友啊!什么时候给我看看呗!给我看看我就给你解开。”年念谈恋爱可真是万年一遇。

怎么她谈了个男朋友好像全世界都知道了,年念白了他一眼,说着许桁的口吻,挑剔的上下打量许桁一眼:“桁桁,你不是每天都说自己变帅了吗,我怎么没看出来?你不给我解开我就不给你看看。”这绳子也不知道怎么整的,恁不好整开。

不过这样说,好像秦淮是她的所有物一样,年念心下一乐。

许桁闻言撇撇嘴,却上前帮年念解开身上的绳子解开。

正说着,又传来开门声,许源也下班了,他温声道:“怎么都堵在门口。”他还以为是老婆孩子太久没见儿子太激动了,将冒着寒气的外套挂在衣架上,回身就挥挥手安慰众人:“进去吧!都别激动了。许桁这次回来就不走了。”

年念默默转头:她一点不激动好不好,被许桁给吓得都激动不起来。再说了,她和许桁哪周不打一次越洋电话,哪周不开视频?好像一直生活在身边一样。

* * *

许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许源扒拉了两口饭,眼睛一亮,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指着年念问道:“恩,上次在咱们家那小伙子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啊?”年念咽下口里的饭才道,心想老许同志说话可恁是委婉,瞧瞧其他人,都是男朋友,男朋友的称呼。

不过,年念瞅着一眼低头扒米饭的年妈,她妈可真是八卦。

许源“哦”了一声,一副你逗我玩的样子,敲敲白色瓷盘,冲着林熙和挤眉弄眼:“熙熙肯定知道。”林熙和妈妈是位女强人,从小顾不上她,她长期在年家吃饭,和年家这群混的熟的不能再熟,早就想和人聊聊年念的八卦了。

年念不满:“老许,我才是当事人。”

可惜两人根本不鸟他,两个活宝凑到一块去说的兴致勃勃。林熙和说:“许叔啊!你知道那个秦淮吗?就是年念当年的早恋对象。”

许源一拍大腿:“是当年我去接年年时,追着火车的男孩子吧!”许源低头仔细的想了想,眼睛更亮了:“那孩子可真俊啊!”记得脸白眼大的,俊的跟女孩子似得。

林熙和一脸兴奋:“是他是他。”

……

年念一脸的崩溃,许源和许桁可真不愧是父子俩啊!这逗逼程度,不相上下。而且,熙熙,你这样当着我的面和我父母讨论我早恋的事,真的好吗?

上一章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转载申明:本频道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人修改删除。

小说区强推

热推小说

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