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区 > 幻想现言 > 一念清心 > 16. 爬床二三事

正文

16. 爬床二三事

小说:一念清心 作者:辛直 更新时间:2017-01-11 字数:2895

在年念大方的说出有空带回来给你们看后,饭桌上的人总算是放过了她,改而攻击另一风口浪尖人物。

许源吃饭快,他吃完就把碗一推,二郎腿一翘:“许桁!这次怎么突然想回来了?”

年妈也是一脸的关切,她夹给许桁一只鸡腿,关切的问:“是不是在外面遇见什么事了啊?”

“不过回来也好,在外边,又那么远,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你年纪也大了,也该找个知根知底的姑娘好好过日子了。”年妈兀自絮絮叨叨说着,三句话不离终身大事。

年念和许桁无奈的对视一眼,得又来了,哪次回家,话题离得开婚姻二字!

年念果断退出饭友圈,她拉开椅子,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妈,我去打个电话。”她可不想继续听下去,然后被殃及池鱼。

原先她去相亲,可不就是年妈怕她和许桁一样成为大龄未婚中年人。

许桁比她大七岁,又是开年出生的,今年已经要奔三了。

其实年念说去打电话也并非是借口,秦淮先生那么可怜的一个人待在B市,她怎么也得意思意思的安抚一下。

纤细莹白的食指划过手机,年念楞了一下,接着是失笑,秦淮这得是多无聊啊!能给她发这么多条信息。

只见白色手机信息那一栏上,红色标注的未读信息数量赫然是26。

年念的房间正对着小花园的铁门,她走到窗户边,一手拨开窗帘,一手拨通了手中的电话。

“喂。”她声音温柔的能腻出水来,一只手指无意识的缠绕在窗帘上。

电话那头“恩”了一声,接着道:“在干什么?”

“吃完饭在给你打电话。”年念诚实道,忽又展颜一笑:“你在干什么?”

“看你。”

秦淮话音刚落,年念似有所感的抬头,铁门被人轻轻地敲击两下,敲门的男人长着一双好看的丹凤眼,眼尾上扬,映着灿烂的晚霞,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撩人。

此刻,这双丹凤眼专注的望着玻璃窗里面的少女,眼底溢满深情。

玻璃窗里面的少女却是急了,一副惶惶的样子,她微微蹲下身子,捂着手机小声道:“你怎么在这?”

秦淮但笑不语,只是看着年念一个劲的笑。

年念跺了跺脚,回身看了一眼身后聊得不亦乐乎的家人,努力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拎着手机走到了门口,她往后瞄了瞄,没有人注意她,呼出一口气,拉开了后门。

“你怎么在这?”年念三两步跑过去道。

此时天色已然擦黑,年家这栋楼又属于最西北角,她又是在后门,所以年念也不惧人看见,径直走到秦淮跟前。

秦淮眯了眯眼睛,没回答这个问题,他敏锐的感觉到年念似乎不是很欢迎他:“你就准备和我这样说话?”秦淮指了指隔在两人中间的铁门。

年念出来的急,只穿着舒适的单睡衣,打了个喷嚏才道:“当然不。”说着她就打开门,向前跨了一步。

秦淮一把将人搂在怀里,黑色的呢子大衣紧紧地裹住她,下巴搁在人头顶,道:“想你了。”

大哥,咱们中午还是一起吃的饭,分开的时间有六个小时吗?

年念不安的动了动,想回头看看客厅的窗帘拉上了没有,却因为秦淮抱得紧回转不了身。

“秦淮。”她低吼,声音娇俏的像是在撒娇。

秦淮不满的松了松手,索性直接开门见山:“你不欢迎我?”他倾身咬上了她白嫩的耳轮,泄愤似得,用力碾磨。

可舌头在用力,也疼不到哪里去,反而痒得厉害,年念想笑又怕笑声太大被人发现,只有更加用力的猫进秦淮怀里,嘴里模糊不清的喊着:“哈哈,秦、秦淮,哈。”

秦淮嘴角勾了勾,改碾磨为轻舔:“欢迎不欢迎我,恩?”他低沉的声音浸满了诱惑,像是引诱天使坠入魔界的王。

“欢、迎,欢迎,哈哈。”年念闷笑着,几乎笑岔气。怎么说也千里迢迢来找她的,可不能伤了秦先生的小心脏。

秦先生闻言就觉得高兴,也不管年念是不是哄他的,趁热打铁:“那跟我走。”

“跟你走?”年念重复着,而后一下子明白过来,她斜睨秦淮一眼:“走什么走。”这话可真是引人想入非非。

秦淮闻言扮起可怜来,就差挤几滴眼泪出来以示委屈:“我在H市认识的人只有你,你回家睡觉了,我怎么办?”

这话说的好像他是几岁小孩似的,年念才不惯着他,笑道:“你是智障儿童吗?酒店出门右拐,再见不送。”

秦淮没说话,嘴唇右移,舔上了她的唇,轻拢慢碾。

情人间在一起就觉得时间过得分外快。

门关的不严,“刺啦刺啦”椅子移动的声音传来,年念动了动有些麻的腿,娇声道:“我该回去了。”

秦淮像是没听到,兀自抱着人不撒手。

年念头痛的扬起眉,试图解释:“秦淮,我都好些天没在家里住了。”

她说的认真,可惜听得人不认真,只懒洋洋的“恩”一声。

“秦淮。”年念无奈,开始推他。可女人的力气哪有男人大,每每在年念要推开他之前,秦淮都会重新拿衣服将她给裹上。

如此来回。

“秦淮。”年念脑袋都要冒烟了,她的声音透着无力,莹白的小脸露在衣衫外,玉样光泽闪耀:“我要回去了。”她的声音透着哀求。

秦淮又紧了紧手臂:“跟我走吧!”他低声道。

“那你跟我走吧!”年念忍无可忍道,她实在受不了了,哪家的男朋友像她家似得磨人?退货退货,她要退货。

年念以为秦淮不会答应,谁知秦淮一口答应,嘴角上扬,像是奸计得逞:“好呀!带我回家吧!”秦淮说着就脱下大衣搭在年念肩上,一副就等着年念开口的样子。

“回我家?”这下年念呆住了:“开什么玩笑?”

秦淮神色一冷:“你不愿意?”

“我……”

没等年念说完,秦淮就打断年念的话:“不愿意带我回家,就跟我走。”他双手插在裤袋里,语气一副不可转圜的样子。

年念要崩溃了,她要怎么带秦淮回家啊?她想向秦淮讲道理,可秦淮一副免谈的样子。

仰天长叹,年念无可奈何的退步了:“你跟我来。”

手刚拉上铁门,年念一顿,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眼眸一亮,撂下一句“等我一会。”就头也不回的进了屋。

屋内林熙和在帮年妈洗碗,许源父子则是在书房不知说着什么,年念探头探脑的瞅了一眼,轻手轻脚的回身打开门,冲铁门外的秦淮挥挥手,示意人过来。

秦淮顿了一顿,弯腰拿起地上的礼品盒,这才施施然走进来。

年念这才看见他手上的礼物盒子,尴尬的挠挠头,不知道说什么好,厨房传来动静,隔着水声,林熙和好像在说什么好了。

年念心一紧,顾不得其他,竖起一根手指在唇间示意秦淮别说话,慌手慌脚的拉着秦淮就往她房间跑。

厨房里有水流声阻挡,听不见较重的脚步声,书房里的许桁就冲着门外喊:“你在屋里跑步啊,年年?”

年念没理会,推着秦淮进屋,一把就反锁上门。

“呼,好险。”年念脱力似的靠在门上,拍了拍胸口。

秦淮何许人也,从小到大的资优生,不管商业圈还是画圈,都混得风生水起,年念拉着他进屋,他就知道她什么意思了。

此刻他的脸黑的像锅底:“我就这么带不出手?”秦淮冷笑着:“不想我来你家,那行,我这就走。”说着他就去拉门把手。

年念心里都泪流成河了,没进来前怎么不走啊?这都进来了,还走什么走?

她一把抱住他精瘦的腰,硬硬的肌肉像是烙铁,源源不断的散发着热力,她软言安抚:“不是,只是觉得我们才交往这么几天,还不到见家长的时候。”

秦淮转身,暗沉沉的眸子紧紧地锁着眼前人,这人有时候让人恨不得捧在手心、捂在心口疼爱,可有时候,你又气的牙痒痒,恨不得一口咬了她的脖子。

那眼里的目光不是熟悉的温情脉脉,年念有些不习惯,她撇过头,低声道:“给我点时间好不好。”

她说的这话自己听着都心虚,手臂收紧,她搂的越发紧。

沉默在两人中间无声的蔓延,最后,年念觉得自己手都酸了。

秦淮才咬牙切齿道:“真有你的,年念。”他说着,用力将身前纤细高挑的人反扣在书架上,声音恨恨的,透着无奈:“只此一次。”

真别说,爬墙这事,秦先生还真是第一次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转载申明:本频道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人修改删除。

小说区强推

热推小说

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