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区 > 幻想现言 > 一念清心 > 17. 单方面冷战(一)

正文

17. 单方面冷战(一)

小说:一念清心 作者:辛直 更新时间:2017-01-11 字数:2875

“嗯嗯。”年念喘着粗气胡乱点着头。再有一次这事,别说秦淮,她的小心脏都受不了了。

秦淮将年念整个压在身子底下,捧着她的脸吻得意乱情迷。而就在这时,“咔嚓”一声,门把手往下压,有人在外面开门。

寂静的房间“咔擦”声格外的响,年念心里一紧,食指不自觉的攥紧秦淮的腰,气喘吁吁的推开秦淮。

她一步跨上前,想挡住门,然而,门把手只来回的动,门却没打开,年念这才想起她顺手反锁了。

“年念你怎么锁住门了?”门外的林熙和把门拍的砰砰响,她抬高声音喊道:“年念,你在屋吗?”

“在。”年念急忙答应,她生怕林熙和这个大喇叭把年妈给招来。

“给我开门。”林熙和顺势又拍了两下门。

“恩、恩,我……,”年念脑子一转,灵光一闪,她喊道:“等等,我在换衣服呢!”

看她恨不得趴在门板上,秦淮似笑非笑,眸底却闪过冷芒:“就这么怕我被发现了?”他问的认真,声音大小一如平常。

年念急了,手指放在唇间冲秦淮“虚”了一声,道:“你别说话。”

这随意的动作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秦淮闭上眼呼出一口气,勾了勾唇角:“你过来。”他的声音透着冷凝,灯光照射下的脸颊像覆上一层冰霜。

年念顿时觉得不好,她咬了咬下唇,想起刚才态度有些不好。

忐忑着走过来,她杏眼微垂,心虚的不敢看秦淮,道:“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秦淮居高临下的看她一眼,打开门就走了出去,直到走到门口也没说一句话。

林熙和就站在门口等年念换衣服,恍惚间觉得像听见了男人的声音,接着就看见身姿挺拔的男人从年念房间里走出来。

她惊呼一声,看向年念的眼光带着满满的不可思议,好像是年念419了一样。

年念这会也傻眼了,在她记忆里,秦淮一向是很宠她的,她高中时一向蛮横不讲理,秦淮永远会护着她。有时候尽管无奈,但也不会一声不吭的就走人,这种情况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是第一次。

看来真是生气了,顾不得其他,年念小跑着跟着上去。

也不知是秦淮运气好,还是年念运气好。秦淮从年念的房间门口,走过客厅,走到后门,年妈、许源他们竟然没一个人来客厅,唯一在客厅的林熙和却是傻傻的站着,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秦淮开门的手一顿,拉开门走了出去。

从室内走到室外,像是直接从夏天过到了冬天。不过这进屋的十几分钟,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有闪亮的星星挂在北方星空,像撩人的钩子。

“秦淮。”年念喊道,随手关上门。这个时候再让年妈看见,就不好说清了。

秦淮本来走的不急不缓,听见这关门声,脚步一顿,接着疾走起来,他的一只手已经拉上了铁门。

年念小跑着赶忙追上他,一把搂住他的腰,像是偶像剧里的女主搂住男主撕心离肺喊着欧巴不要走的场景。

“你出来干什么?”秦淮扶着门站定,回身想甩开年念的手,却在发现她还穿着单衣的时候改变了动作。

“你就不会穿件衣服出来是吧!”秦淮的话里充满了火药味,但他还是将手臂上挂着的衣服披在年念身上。

但那动作,离温柔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

“恩、啊。”年念小心的斟酌着怎么说,但嗯了半天,语言还是组织不起来,她挫败的低下头,沉默着。

年念也知道她做得可能有些过分。男朋友到家了,不让见见家里的长辈真是说不过去,这事别说男朋友,就是普通朋友,心里也会膈应。

可年念就是不想让年妈他们见秦淮,总觉得他们恋情太顺了,心里不踏实。

要不是被秦淮闹烦了,年念也不会冒冒失失的带人进屋,她现在后悔的紧,之前就应该明确拒绝秦淮。

秦淮看见低着头沉默的年念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把人往房门方向推,一把扯下年念身上的大衣,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走。

“秦淮……。”年念小跑两步喊道。

秦淮头也不回,车子就停在马路对面,他步伐很大,几步跨上车。

年念也生气了,她都这样追着人解释了,秦淮还是不回头,她的眼泪几乎是一下子就涌到了眼底,却倔强的逼着它退回去。

被人宠着的姑娘就是这样,委屈的眼泪说来就来。

天很冷,星星很亮,年念眼睁睁看着秦淮倒车离开,却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林熙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件羽绒服披在她身上。

“回去吧。”她低低道。

* * *

似睡非睡一宿,头疼的似乎想要炸开,年念早饭也没吃,窝在被窝里昏昏沉沉的。

迷糊中听见年妈过来摸摸了她额头:“怎么这么烫。”

完全清醒过来是在中午,屋里静悄悄的,一丝声音也无,年念侧头看看,窗台上摆着一束浅粉色的康乃馨,小小的花朵绽放着,空气中似乎有一股幽香。

“妈。”年念叫出口,才觉得嗓子干疼的厉害,脑海中模模糊糊出现年妈给她吃药的事情,再想就觉得头痛欲裂。

年妈闻声赶来,摸摸她的头不热了,才舒一口气道:“可愁死我了,一上午烧就退不下来。”

年念虚弱的笑了笑,扶着床头就要起来。

“再躺会吧!上午都烧到三十九度了。”年妈倾身按住被角:“发什么神经半夜跑出来吹冷风。”

年念有些不记得昨晚的事了,好像是秦淮走后她就回家睡觉了,估计这高烧也是林熙和帮她圆过去的。

“不躺了。”她动了动脚,感觉全身都像是散架了,哪哪都是无力地。

“再躺下去骨头都得酥了。”她下床伸了伸懒腰道。

年妈也不强求,回厨房端了一碗小米粥出来,看着年念吃完,才问她:“年年,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年妈问的认真,年念直觉不对,她妈怎么会问这个问题,侧眉思索了一下,她摇摇头道:“应该是没有。”

年妈眉头锁了起来,想了半晌,可能是觉得她怎么想也没用,遂实话实说:“你的咖啡店又被砸了。”

“什么?”年念有些不可置信,她“蹭”的一下站起来,晶亮的杏眼瞪圆,一下子少了刚起床的迷糊感。

年妈摆摆手,示意年念坐下来说,她翻出手里里的信息念给年念听:“年年店半夜被砸,摄像头全坏。”

发信人的名是许源,发送时间显示为凌晨七点四十,一看就是刚去局里就发消息过来了。

年念觉得无语,又莫名的想笑,怎么想也想不通谁和她有这么大的仇,砸一次还不够要砸两次。

她有些坐不住了,眉头紧紧地皱着,总的亲自去看一看,才安心。

年妈却是不答应,她拦在门口:“事情还没个结果,万一要有人报复你呢?你这段时间也得少出门才是。”人年纪大了,考虑的事情就比较细,总怕儿女有个闪失。

年念正想反驳,就听见一道清冽的男声传来:“我陪她去吧!阿姨,不让她去看看,她就不死心。”许桁笑着说,衣服还没脱下,是刚打开门回来。

年妈直觉反对,你那么忙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许桁现在还属于无业游民。

她默了默,侧身让开了路,将两人一路送到车上,还在反复叮嘱两人千万要小心。

年念哭笑不得,感觉她不像是店被砸了,而是有人点名要杀她。

开着车,远远地就看见咖啡店被砸的稀巴烂,在周围一众完好的建筑间格外醒目。

还没停好车,年念就迫不及待的解开安全带跳下车,走进了才发现,近看比远看更惨。

咖啡店本来已经装修的初具规模,这一番打砸,不仅将新装上的玻璃、招牌、灯具等易碎品全部打破,那打砸的人还放了一把火,虽说烧的面积不大,但看起来就觉乌烟瘴气。

不幸中的万幸是,周围邻居及时发现,及时灭火,及时报了警,汤包店老板还向警方提供了他看见的放火人的信息。

这会看见年念过来,左右邻居就过来了,因为平时都会到对方店里买东西,所以彼此还算是熟悉。

汤包店老板挺着个大肚子,不笑也像弥勒佛:“年念,你这是得罪人了吧!”他关切的问。

年念耸耸肩,看了现场,她的心反而安定下来,甚至还有心情和汤包老板开玩笑。

“谁知道是不是谁嫉妒我漂亮呢”她笑说。

上一章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转载申明:本频道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人修改删除。

小说区强推

热推小说

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