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区 > 幻想现言 > 一念清心 > 18. 单方面冷战(二)

正文

18. 单方面冷战(二)

小说:一念清心 作者:辛直 更新时间:2017-01-11 字数:2864

年念这边和汤包余叔板扯皮,那边许桁电话响了,他对年念点点头往一边走,“我去接个电话。”

年念挥挥手,继续问余叔,“余叔,放火的人长什么样啊?”

余叔眯着眼睛仔细的回想,“那人穿一身黑,外套很大。”他拿手比划着脚脖子,“都到这里了,脸上还扣着个大帽子。”

这幅装扮明显是有预谋的,且作案人还具备一些反侦察能力。

可她一不偷不抢、与人为善的小店主能与什么人结仇呢?余叔也觉得奇怪,年念这小丫头还是蛮不错的,待人和善有礼貌,说话也极有分寸,偶尔倔强却也无伤大雅。

最招人的大概就是她那张脸了,余叔每次看见都想感叹一句“这丫头太会长了,瞧那鼻子是鼻子,眼是眼的”。

不仅余叔这样想,年念都觉得是不是她之前相亲拒绝了太多男人,哪个心有不甘来报复了?

可她想破脑袋都想不出哪个男人会有这个动机。

许桁不一会就打完电话回来了,他看不过年念这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多大个事,咱一家子警察,还怕人打上门?走,哥领你去吃好吃的。”

许桁这话说得恁是霸气,逗得年念笑出声来,“走走走,吃不完我要兜着走。”还以为是许桁要请她吃饭。

她强打起精神给留守的林稍稍等放了假,就这一会时间,线衣里层已经湿了一层,也不是热,就是身体虚,出虚汗。

她脸色苍白,平日红润的嘴唇凝着一层干皮,看起来有些憔悴,许桁有些担忧,“不然咱们不去了,我给闻铭打个电话,改天再把他吃空。”

“闻铭要来呀!”年念有些惊讶,她和闻铭虽说是画室合伙人,但基本没怎样联系过。

当然,画室她也基本没去过。

许桁看她表情就知道她想的什么,忍不住数落道:“你心能不能更大点,开个画室,去过一天没?”

年念望天,“哎哟”一声摸上额头,“怎么觉得头有些疼。”

许桁看着她,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

……

许桁和闻铭约的地方也在步行街,和年念的咖啡店离得不远,两人徒步走过去,远远地就看见站在路边抽烟的闻铭,一米八以上的身高将休闲小脚西装穿的像是模特。

他本来应该是在人群中非常抢眼的,但因他旁边站着的男人,就略显不够看了,不管是脸还是身材。

闻铭身边的两男一女都很出挑,但其中最出挑的是赫然是昨晚进年念房间的秦淮。

年念不可置信的揉揉眼睛,世界太小了,随便约个人吃饭都能见着秦淮,这厮昨天不是还说在H市没有认识的人吗?

年念纠结了,看了看身边坦坦然然的许桁,她要不要装作没看见呢!要是被许桁知道秦淮就是她男朋友的话,那他和秦淮的架不就白吵了吗?

没等她想好,那边的两人已经开始喊人了。

穆佑卿恨不得跳起来喊“年念”,一副逗逼中的战斗机的样子,可实际上,穆佑卿看了看旁边一脸冷然的秦淮。

他都要被秦淮的低气压冻伤了,年念要再不来,他就得去医院看外科了。

闻铭相比穆佑卿则显得斯文很多,他只是冲两人轻轻地招了招手。

闻铭挺意外穆佑卿认识年念,他温文尔雅的脸庞露出笑意,“你们也认识?”

穆佑卿的胳膊搭在秦淮肩膀上,痞笑,“秦淮女朋友。”

秦淮看了穆佑卿一眼,却也没反驳穆佑卿的话。

闻铭明显一愣,他看起来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和秦淮大学四年,虽说不同系,可因为秦淮平日里经常画画、得奖,也甚是相熟。

可是,不是说秦淮有个喜欢了很多年的女孩吗?难道是年念?闻铭怎么也想不到秦淮冷淡又冷漠的和年念谈恋爱的样子。

“那倒挺巧的。”闻铭有些心不在焉道,勉强挤出一抹笑,惹得秦淮多看他好几眼。

年念越走近几人,心里就越打鼓,穆佑卿这个大嘴巴兼挑事精,会不会直接说出她和秦淮的关系?

但此刻箭在弦上,也不得不过去。

年念和许桁走过来看见的就是闻铭敛眸打量,不过年念没在意,她的全副心神都放在秦淮身上。

秦淮什么意思啊?昨天才和她闹别扭,今天就又约了西方美妞,还说和露丝一点关系都没有,这像是没有关系吗?两个人近的快要挨一起去了。

骗子。年念微垂着脑袋,心底愤怒的火焰一喷三尺高。

但她表面还是落落大方、一一和对面几人打招呼,秦淮也没落下。

表面功夫,她也会。

露丝上前给她一个拥抱,笑道,“亲爱的,你今天精神好像不太好,放心,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坏人肯定逃不过的。”

她也不知道打哪知道了年念咖啡店被砸的消息,不过,露丝都知道了,秦淮肯定不会不知道。

年念看了他一眼,裤子笔挺,大衣纤尘不染,看起来和昨天一样的精神。只是,只是面对她时,少了那一抹温情,连答应她时,都是淡淡的“嗯”一声。

这脸变得可真够快的,年念心底酸的都快冒泡了,以前她怎么闹秦淮都不会这样的。

“发什么呆?”许桁撞了年念肩膀一下,看她回过神来,才道,“露丝问你警察那里怎么说。”

年念抱歉的笑笑,“还没去警察局。”

这边年念和露丝还在后面说着话,那厢穆佑卿已经猴急的坐到包厢里。他拧眉看向仍绷着一张脸的秦淮,指指后方的年念,附耳低声道:“还没和好?”

许桁刚就觉得年念有些不对劲,他看看身后不远的年念,又抬眸凝视秦淮,好奇道,“什么还没和好?”

穆佑卿看向闻铭,一脸这是谁的表情。

闻铭恍惚了一下,才知道穆佑卿是在问,他双手交握,抱歉的笑笑,“忘记给你们介绍了。”

他指指许桁,“许桁,咱们隔壁市留学的。”又指指穆佑卿和秦淮,重点指秦淮道,“秦淮,我们校的,你知道听说过。”

若是平时,闻铭还会开玩笑的加上句“有他在我就是万年老二”可今天,特别是当他知道年念和秦淮交往的事,他不愿意承认他不如秦淮。

秦淮点点头,伸出右手,黑沉的眸子盯着许桁,“幸会。”

“幸会。”许桁隔着圆桌伸出手笑道,心道这这秦淮居然和年念男朋友名字一样。

穆佑卿爽朗的笑了笑,以水代酒碰了下桌子,“真没想到同胞国外没遇上,回来倒认识了。”

许桁同样回礼,却没再说之前的话茬,他没往秦淮可能是年念男朋友这个方向想,尽管两人都有些奇怪,但人类总是不太相信巧合。

年念慢吞吞的走在露丝身后进来,看了看此时的座位,可能是没交代服务员,他们六个人,圆桌边却有八张椅子。

秦淮旁边有个空位,许桁这边也有一个,她顿了顿,径直走向许桁。

桌上的人神色各异,却奇异的都没有出声,唯有许桁笑的内心没肺,“年年,今天闻铭请客,你记得千万吃光了他。”

许桁话音刚落,年念就觉得身后有道目光如若实质,像是要射穿她。

她顶着压力走到座位桌下,努力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抬眼看向秦淮,目光淡淡的回视过去,随后两人又同时撇开。

有个哥哥对你很好也是苦恼,看着桌上她的碗碟已经堆成山,年念心底是尼玛加艹艹艹的,为什么此刻她有一种给秦淮带绿帽子的感觉?

她此刻都不敢看秦淮的脸色,只一个劲的将脸埋在碗里。

而许桁还在努力点亮他好哥哥技巧,弥补他多年不在家的遗憾,唤来服务生,他道“来杯姜糖水,恩,要烫的。”说完他还向大家解释,“年年今早还在发烧,身子虚。”

生怕显示不出两人的亲密。

年念扒饭的手一顿,总觉得穆佑卿盯着她的目光带着谴责。而秦淮,就更不用说了,那眼神跟刀剑比也差不多。

剩下的两人眼神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兴味索然,一个莫名其妙。

真让人受不了。可要让她自己把她和许桁的关系解释清楚,年念又说不出口。

一顿饭吃的诡异尴尬,好在秦淮吃到一半接了个电话就走了。年念呼出一口气,觉得空气中的氧气都增多了。

可她也只放松了那么一下,因为年念眼尖的看见她手边的手机亮了一下,一条信息进来。

发信人就是刚走的秦淮,只有一句话,“想知道你的店为什么被砸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转载申明:本频道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人修改删除。

小说区强推

热推小说

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