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区 > 幻想现言 > 一念清心 > 20. 秦莲花(一)

正文

20. 秦莲花(一)

小说:一念清心 作者:辛直 更新时间:2017-01-11 字数:2543

秦淮点头微笑,一副标准的好好男友样子,“抱歉,许哥,上午和年年闹了点小矛盾。”,他虚虚揽住年念的肩膀,带着她上前一步,“常听年年说起过你,今天才有幸见到。”

他说着就像是有些不好意思,轻咳了一声,“抱歉,上午不知道你是年年的哥哥。”

秦淮这话一解释了不知道许桁的身份,二又点名了上午和年念不说话的原因,使得许桁不会以为秦淮怠慢她,又讨好了哥哥,可谓一箭双雕。

年念表情是愣仲的,脑袋是想自爆的,他有跟秦淮说过许桁吗?这人什么时候这么自来熟了,这么白莲花了。

让他装,年念的后槽牙都要咬破了。

许桁虽还是一脸的懵圈,他看看秦淮,又看看年念,道声了“没事”。心里还是一时之间无法接受他们留学生中的传奇和妹妹谈恋爱的事。

许源的接受能力就比许桁好多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大厅,挑眉问年念,“这是秦淮?”

年念能说不是吗?点点头,揽着她的秦淮却是嘴角一勾,不是不愿意带他见家长嘛,那她家长怎么一口就能叫出他的名字?

正说着,一个小警员过来附耳在许源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许源直接走了,刚走两步,又乐呵呵回头嘱咐几人,“你们在这坐会吧,等下班一起回家吃饭!”

“好的,伯父。”秦淮颔首微笑,那回答的速度,像是生怕年念不让他不回家吃饭。

年念既好笑又生气,她有给秦淮留下了这么大的心理阴影吗?

许源刚走,秦淮就对许桁抱歉的笑了笑,“许哥,我有东西落在外面了。”秦淮眼角上挑,转向年念,“年念和我一起去吧!”

秦淮这人,冷冷淡淡的时候像是天外谪仙,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但他忽而展颜,像是花蕾忽绽、百草苏醒,让人无端端觉得欢喜,年念也把持不住。

许桁木木的点点头,目送两人走出警察局。

一出警察局,年念就把手甩开了,她杏眼圆瞪,怒视秦淮,“你什么意思啊?”语气里却听不出来什么生气的意思。

秦淮但笑不语,抿着唇,只紧紧地拉着年念的手往车上走,上车就落了锁。

“年年。”秦淮的心情看上去很好,他的声音说不出的温柔,“我们谈谈吧!”

年念没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秦淮,这会她又有点搞不清秦淮卖什么关子了。

因为两人坐的是后座,所以此刻秦淮可以很轻易的把人抱在自己怀里,他捏了捏年念的指根,这才从从容容的开口,先是反思,“那天在你家,是我的不对,最起码我应该尊重你的意愿。”但其实秦淮觉得还是他太直白了,看,现在这迂回的效果多好。

年念撇撇嘴,斜睨他一眼,怎么还是见家长这回事?不是已经见过了吗?

秦淮忍不住亲了亲她的脸颊,手动把她抱到了腿上。

年念挣扎起来,这人怎么不按理出牌,他们在吵架,吵架好不好,年念的屁股扭来扭去,手脚并用的推着秦淮的手,“让我下来。”

秦淮额角跳了跳,感觉来得太快,有些压不住。他觉得年念对他的认知还停留在高中时期,似乎有必要让他认识一下现在的他。

他的手抓着年念的腰,低低的说了句,“你别动。”

后来年念回想,若不是秦淮的声音装的太过正常,她也不会傻瓜似的继续扭来扭去,毕竟这个时候的年念还是个一问三不知的纯情姑娘。

所以她冷笑一声,像是没听到秦淮的话,依旧我行我素,甚至因为秦淮突然更加用力的握住她的腰而更用力的扭动。

秦淮眼神暗了暗,也没见他怎么动,年念已经双手反剪卡在座位上,两条腿还被秦淮的大腿压制着。

“秦淮。”年念瞪大眼睛,气的都要冒烟了,奈何身体丝毫动弹不得。

秦淮轻笑,嗓音低沉,大有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意思,“好好说话你不听,非要这样子才听话。”他的一只手恶意的从年念腰侧探入,缓慢的将胸衣往上推。

有时候越慢越是磨人,年念的头皮头快要炸了,胸衣还没有完全推上去,一向没有的第六感此刻也跳了出来,告诉她似乎她要倒大霉。

“你先放开我,我好好听你说。”年念娇声哀求道,很没出息的怂了。

秦淮没有说话,神情很是专注,坚定又缓慢的将胸衣往上推,推动间,手和皮肤接触在所难免,当他的手碰到那颗小小的阻碍的时候,他恶意的将胸衣又往下拉了拉。

……

有白光闪过,缓了好久,年念都不敢相信,秦淮居然只用一只手就让她……。

她恨恨的瞪他一眼,撅着嘴巴委屈又愤怒,只可惜脸上春潮未退,媚眼如丝,那样子说是怒视,倒不如说欲拒还迎。

秦淮差点把持不住,喘着气闭了闭眼,半晌才一脸委屈的道,“你是爽到了。”他指指他双腿间,不满道,“我还这样呢!”

年念的脸颊可以直接煮鸡蛋了,咬牙切齿道,“活该。”

秦淮尾音上扬,“嗯”了一声,年念不说话了。

待两人收拾干净,再次踏进警察局大厅,正好听见许源问许桁,“他们俩呢?怎么去了那么久。”

年念老脸一红,身子还有些软,她掐了秦淮一把,连忙转移话题,“许叔,是要回家了吗?”

说完她就想拍自己一巴掌,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许源笑眯眯的打趣她,“这么迫不及待领回家给你妈妈看看,都忘记要去看看打砸的人了。”

秦淮看她脸已经红的不能再红,耳朵似乎都能滴出水来,有些失笑,替她解围道,“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

长长的走廊里,许源和秦淮走在前面,边走边说话,“你爸妈在M国做什么?”许源侧了侧头道。

身后的年念支起耳朵听,秦淮也没向她说过他父母是做什么的。

秦淮不着痕迹的向后看了一眼,而后笑道,“他们做点小生意。”

许源也没过分打听,知道了秦淮父母做什么的,就开始问秦淮的专业。

从大厅到审讯室路程不并长,许源咂咂嘴,遗憾路怎么这么近,他还没问出更多实质性的东西。

审讯室的铁门打开又合上,发出一声脆响,一行人鱼贯而入,坐在黑色椅子上的小青年睁了睁眼睛。

他还穿着便服,裤子破破烂烂,又脏兮兮的,小平头挑染的污染六色,一双眼睛不大,却还算有神。

看见穿着警察制服的许源他就激动起来,眉头痛苦的皱着,眼睛闭着,张着嘴巴“啊啊”的叫着,手上的链子晃得哗啦啦的响,试图站起来。

年念这才发现,正对着他脸的方向放置着瓦数超高的电灯,晃的人眼睛都睁不开。

这明显是什么也不肯说,上刑了。

许源喊年念上前,问她,“你见过他吗?”

年念上前一步,仔细的看了看小平头,确认没有见过此人,才摇了摇头。

许源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像是这答案和他预料的一样,他伸手招呼审问小平头的警员。

问他,“他怎么说。”许源指指小平头。

“局长,他只说一个陌生人给他钱让他砸的。”警员打开墙上的监控,他之前审讯的声音清晰的传来,跟他说的一字不差。

许愿点点头,拍拍警员的肩膀,“辛苦你了。”

小平头除了肢体语言表现的比较激动,其余却是什么也没说。

秦淮看着他,眯了眯眼睛,不知怎么的,心中就想起一个人来。

上一章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转载申明:本频道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人修改删除。

小说区强推

热推小说

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