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 暗恋

小说:一念清心 作者:辛直 更新时间:2017-01-11 字数:2822

第二天一早,秦淮就飞去了M国。

饭桌上,年念告诉年妈的时候,年妈还一脸的若有所思,她看了年念一眼,问道,“年年,秦淮家里人脾性怎么样?”

年妈只有这一个女儿,她不得不考虑的全面些,况且……

年妈想起昨晚许源说秦淮家境特别好的事,一张画能卖一百万。再看看在家女儿经营的咖啡店屡屡被砸,她忍不住的叹口气,怎么差别就这么大?

年妈有些犹豫了,婚姻上门当户对相对幸福些,不说其他,秦淮家里人会不会有什么想法?

年念歪头想了想,“他们家人我只见过姥姥和姥爷。”

“不过。”年念敲了敲饭碗,挖苦年妈,“你现在想这个会不会有点晚了,昨天是谁高兴地跟干什么似得。”连她吃饭都说白瞎了,年念酸酸的想。

年妈听见年念的前半句话就吓了一跳,还以为两人怎么了,听到后一句就松了口气,她斜睨年念一眼,似乎在鄙视她说话大转弯。

“我这是为了谁?”年妈拍拍胸脯,指着年念一脸苦大仇深,“你算算你,从上大学开始,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我都怕你是高中时早恋给伤住了,这不,知道你新交的男朋友是秦淮,二话不说我都同意。”

年妈一脸的我容易吗,唾液星子都要喷到年念脸上去了。

年念嫌弃的连连后退,翻眼吐舌头的扮个鬼脸,端起碗将脸埋进碗里,鼻子酸酸的,她妈为她操碎了心,她却要去干伤她妈妈心的事。

因为咖啡馆已经暂停装修,秦淮这几天又去了M国,年刚也没再联系她,年念又恢复了无所事事的生活,当然,年妈也开始了各种看不惯女儿的生活。

这天,年念又赖床到十点半,其实她也不是没睡醒,就是睡醒了不想起床。

翻来覆去的滚着,手机“滴滴”两声,不用看,就知道是秦淮发的信息。

年念伸个懒腰,咧嘴一笑,这几天电话、信息的数量又一次的刷新了她心里秦淮的粘人程度。

因为不喜欢发信息,所以她向来是打电话,轻巧的按下一串熟记于心的数字,年念改躺为趴。

然而,就在她按下拨号键的一瞬间,房间门被人大力推开了。

年妈手里拿个鸡毛毯子,脸上是一副山雨欲来的表情,大步流星的走到床前,一把掀开了被子。

年念呆了呆,有种此命休矣的感觉。

她敏捷的跳到床下,弯腰躲过突袭,“妈,你冷静点,有话好好说。”

年妈“哼”了一声,手上动作不停,扬起鸡毛掸子就往年念身上抡去,“你自己算算我叫你吃饭叫了几遍了?文明的方法不好使咱们就野蛮点来。”她说着冷笑一声,“看来还是野蛮的方法效果好。”

年念惊呼一声,手忙脚乱的矮身躲过一击,“你来真的啊,妈。”

年妈一声冷笑,右手摸了摸左手中的鸡毛掸子,鸡毛掸子顿时一分为二。

年念眼前一黑,就开始抱头鼠窜,原来她妈手中一直拿的都是两个鸡毛掸子,年念此刻分外后怕,幸好刚才躲得快。

房间就这么大,年妈往前来,她躲无可躲,硬着头皮冲了上去,不过心里却是不担心的,毕竟是亲妈,她做做样子,也不过是彩衣娱亲。

“嗷。”年念猛地往前一窜,踏出房门才不可置信的回头,“你居然真的下得去手,老妈?”年念“妈”字咬得格外重。

她摸着腰上被敲中的一块,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起码已经溜达一圈回来的许桁是笑弯了腰。

听见笑声年念就来气,她撅着嘴巴,指着许桁问,“他不也是无所事事,你干嘛打我不打他。”

年妈气笑了,鸡毛掸子又呼了上来,“你什么时候见桁桁早上不起床的。”

辩无可辩,年念一跺脚,闪身进了卫生间。去拿牙刷的时候才发现手中还紧紧地攥着手机,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年念试探的喊了句,“秦淮。”

稳稳当当的声音掩饰不住笑意,“在呢!”

年念面无表情的挂断了电话,觉得余生皆无可恋。

鸡飞狗跳的早上过去,年念不敢再待在家里,她生怕年妈再追着她打,说起来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再像小时候一样被妈妈追着打,也太丢人了。

所以当她看见许桁出去的时候,果断换衣服跟了出去。

以前许桁没出国时,平时出去玩,也不少带年念一起去,所以年念压根没问她能不能去。

当许桁问她去哪的时候,她一愣,看来这是不适合带她去了,年念笑的贱兮兮的,凑近了许桁问道,“有女朋友了?”

“去。”许桁挥挥手,凝视年念,难得正经一会儿,却是叹一口气,“你说你长得那么好看干什么?”

年念“噗嗤”笑出声,“许大哥,你什么时候夸人这么委婉了?”

许桁瞪她一眼,犹豫半晌,还是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还记得闻铭吗?”

年念翻了个白眼,她是神经错乱还是怎么回事?前几天才一起吃过饭的人就不记得了,再说了,闻铭可还是她的合伙人,不认识谁也不能不认识他呀!。

“说,闻铭怎么了?”年念从嘴边吐出一个个字,真想掰开许桁的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浆糊?他到底想说什么,婆婆妈妈的。

“他说喜欢你。”许桁直接道,颇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样子。其实,原本他是想遮掩一下的,这种事情,有时候也是一种烦恼,尤其年念还是他的妹妹。

可看着闻铭那么难过,再加上昨晚他听见许源对年妈说“秦淮太有钱,家世太好,有些门不当户不对”,他一个忍不住就说出来了。

其实,许桁说完就后悔了,他看着年念一副呆呆愣愣的样子,握在方向盘上的手紧了又紧,明明知道年年有多喜欢秦淮的。

年念是真的没想到闻铭会喜欢她,她努努嘴,看向许桁的目光颇为复杂,有神的黑眼珠子似乎在说着“怎么会这样啊”。

但年念又有些怀疑,“你骗我的吧!”

许桁回以年念一个你很无聊的眼神。

年念干笑一声,主要是觉得闻铭实在是不像喜欢她的样子,闻铭很少给她打电话,很少给她微信,也很少找她,哪像秦淮。

年念无声的叹了口气,手机应景的“滴滴”响两声,翻出手机一看,联系人名为秦淮的那一栏发来信息,附带一张很漂亮的明信片图片,上书“这雪很像你,我也很想你。”

什么乱七八糟的,装什么文艺?年念努努嘴,忍不住勾起的嘴角却泄露了她的心情。

但她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许桁莫名其妙的怎么突然和她说这个?她瞪大眼睛问许桁,:你不会是去找闻铭的吧!

“你现在才看出来?”许桁看年念的眼神像是看傻子,年念也觉得她的智商这会儿有些欠费,嘿嘿一笑,她果断的摸到了车门,“你忙你的,你忙你的。”

美丽的姑娘弓着腰作揖看起来依然是有些猥琐。

许桁已经懒得搭理她,待年念下车关上车门就“嗖”的一下开了出去,与他而言,一个是很多年的老友,一个是不是亲妹妹胜似亲妹妹的年念,哪个他都不想伤害。

妹妹已经有了归宿,那就尽力的让老友的爱情湮没在时间的长河里吧!

许桁这样计划着,可很多时候,都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的。

年念此刻就觉得,人倒霉了真是喝口凉水都嫌塞牙缝。这不,顺着百汇大楼一层一层的逛,逛到最后一层溜溜达达的去吃饭。

都已经下午三点了,谁能想到许桁和闻铭也刚好就在百汇吃饭呢?

一步一步的后退着,年念预备随时开溜。

就在此时,一声低喊打断了她的妄想。年念欲哭无泪,老天爷能不能不要这样玩她?

僵硬着走过去,捋了捋头发,年念觉得哪哪都不自在,如果是其他人暗恋她,她一点感觉都不会有,可闻铭毕竟算是还可以的朋友,怎么说似乎都不太好。

“嗨。好巧。”她干笑一声,又捋了捋头发,看着面前的两个大帅哥冷汗淋淋,尤其是许桁转头,一脸你干嘛这个时候出现的愤慨。

年念扁扁嘴,觉得无辜的厉害,别人喜欢她还是她的不是了?可下一刻,闻铭抬起头来,她就觉得许桁绝对是亲哥哥啊。

而且还是亲哥哥中的战斗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转载申明:本频道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人修改删除。

小说区强推

热推小说

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