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 大结局

小说:一念清心 作者:辛直 更新时间:2017-01-11 字数:4200

年念气的挂断了手机,他以为她愿意啊!

他以为她就是喜欢被人在大街上表白啊!

登上微信,年念还是余怒未消,磨了磨后槽牙,他发了一连串“滴血的刀”的表情给秦淮,让他不安慰她,还骂她。

秦淮没回复,估摸着是没在线,年念看许桁那边还有些事没处理完毕,就习惯性的又刷了一下新闻,平时那些新闻基本都是关于娱乐圈明星的,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连串的不是卖瓜的老伯,就是幼儿园的孩子。

简直像是改版了一样。

最搞笑的是那个幼儿园老师让带条鱼观察,一小朋友带了条大鲤鱼去。

任是年念之前还心情郁闷的不得了,此刻也像捶着地板笑。

一页页往下翻着,一个熟悉的画面映入眼帘,年念眼角一跳,直觉不好。打开新闻页面,放大了来看,果然是喝醉酒的闻铭对着她拉拉扯扯的画面,地面上那一摊水都清晰可见。

“他大爷的。”年念忍不住飚了句脏话,完全忘记了有人拍照这回事。

她想她知道为什么秦淮那么反常了。

不过片刻,手机上又有电话打进来,默了默,年念接通了电话,却没有说话。

能说什么,该说的全部都说完了。

那边的秦淮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看见新闻了吧!”

“嗯。”

秦淮按了按眉心,觉得自己来M国纯属脑子有病,他明明知道他母亲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年念的。

看了看迎面走来姿态高贵的女人,秦淮打心眼里觉得陌生,那个他小时候,温柔和美的女人到底去哪了?

只看了一眼,他注意力就全部回到电话那头的人身上,“你别管,一切有我呢!”秦淮低低道,手指摩擦了一下,此刻分外的想要回国,去她的身边,哪怕只是抱抱她。

秦淮低低的安慰声,奇异的抚平了年念烦躁的神经,她的声音柔和下来,“你什么时候回来?”

秦淮抬眼看了看对面一脸冰霜的女人,“明天。”他的声音斩钉截铁,透着一股子的决绝。

他对面的女人眯起了眼睛。

年念一愣,“这么快,明天什么时候,我去接你。”

秦淮抬手看了看腕间的手表,“十一点钟。”

挂断电话,年念才有时间细想,那岂不是说,今晚上秦淮就坐上了飞机?

真是的,她忍不住失笑,“这才去了几天啊!”这归心似箭的。

第二天,闻铭一早醒了酒就来找年念道歉。

年念难得起了个大早,画了个淡妆准备早点去接秦淮。

“你没必要向我道歉的,也没什么,朋友该做的吧!”年念看着涨红一张脸的闻铭,淡淡道,也没说破闻铭表白的事。既然还是朋友,那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吧,免得看见对方就觉得尴尬。

只是现在说是朋友,以后怕是朋友也做不得了。

年念无端端生出一股惆怅来,她的朋友的不多,玩得好只有林熙和,说得上话的也不多,闻铭还算是其中一个。

没等年念惆怅一分钟,手机就催命似的响了起来。

是个陌生的号码,年念迟疑一下,还是按下接听键。

“年念,你好,我是秦淮的妈妈。”对方如是说,“你现在应该是前往飞机场去接秦淮的吧!”

对方声音很好听,只是带了股冷冰冰的味道,年念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嗯,是的,阿姨。”年念挠了挠头道。她还从来没有见过秦淮的母亲,不知怎的,听见这声音,她就觉得心底凉凉的。

“我现在就在飞机场里面的HR咖啡馆,你有时间过来一下吗?”

对方礼貌的询问,声音听上去却是不容拒绝,年念心一沉,但她还是微笑道,“好的,伯母,您稍等一下。”

挂了电话,年念握着手机想了想,还是决定给秦淮去个信息,“伯母约我咖啡馆见面,你下飞机可以来找我们,机场HR咖啡馆。”

停好车,已经离秦淮的飞机降落不过半小时,年念小跑着去咖啡馆。

虽然觉得秦淮的母亲此刻好像别有用心,但年念还是想给她留下一个好印象,谁让她是秦淮的母亲呢!

刚进咖啡馆,就有侍者领着年念进了包厢,看着近在咫尺的木门,年念捋了捋头发,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

屋内灯光明亮,靠窗的玻璃处站着一个穿着精美真丝连衣裙的女人,再往里去,年念就发现门内一左一右还站两个保镖,穿着黑色的西装,室内还带着墨镜。

听见开门声,窗户边的女人没有回头,随手一指,“做。”声音也是冷冷清清的,似乎九天玄女。

这点子仙气上,秦淮和他母亲还是很像的。

年念从从容容的坐下,答一声“好”。不知道怎么回事,没见秦母之前,年念还有些紧张,见了秦母之后,她反而一点也不紧张了。

甚至还有心情说笑,“没想到阿姨也在国内,早知道应该去拜访的。”

秦母转过头来了,看上去竟然和她这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差不多,她缓缓地走过来,优雅的坐下,双腿交折。

“长得还行。”秦淮看人的眼神像是在打量一件商品,年念虽然心底不舒服,表面还是一副笑盈盈的样子。

秦母笑了笑,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弧度,嘴里说出的话轻飘飘的却有若实质,“我不会让秦淮和你在一起的,砸店的事可以发生一次,也可以发生一百次。第一百零一次,谁都不会知道最后砸的是店还是人了。”

“原来是你。”年念皱了皱眉,看秦母的眼神像是在看神经病。

原来,电视上婆婆无所不用其极的破坏儿子和女友的感情是真的存在的,年念觉得她也是长见识了,就是不知道秦母会不会掏出一叠钞票给她。

“很惊讶?”秦母手指在桌子上轻扣,她的眼光肆无忌惮的扫视年念,语带讥讽,“真不知道秦淮看上你哪了?”

年念深一口气,心里默念这是秦淮的妈妈,这是长辈,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可砸她的店,威胁她的家人,这口气年念真是咽不下,她缓缓地站起身,居高临下,“怪不得秦淮从来不像我提起你。”年念笑了笑,“这么龌龊的事,也确实开不了口。”

秦母脸色不变,“小姑娘到底是小姑娘。”

年念没说话,拿起搁在桌子上的包包,转身就走。

有些人你根本没法和她讲道理。

门口的彪形大汉上前一步,伸手挡住了路,年念步伐依旧未停,身后的秦母却挥了挥手,“不用拦她。”

对于她来说,她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确了。

彪形大汉各自后退一步,还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年念开门走了出去,咖啡馆还是泛着金属光泽的装饰,年念却觉得从心底冷到脚尖。

未来看不清道路,连自己的爱情都无法主宰,还能主宰什么呢?

再想到秦淮,年念就觉得悲从中来,秦淮知不知道秦母做的事?

昏昏沉沉的推开门,年念低着头,却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即使看不清这个人的脸,可这熟悉的味道就足以令年念哭出声来,眼泪一滴接一滴,明明没什么的,年念却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像是猛一见到亲人,情绪就遏制不住。

“秦淮。”她哽咽着,却不肯抬起脑袋。

秦淮会不会因为他母亲,而放弃她呢?这一刻,年念心中浮起莫大的惊慌,比任何时候都强烈。

直到此刻,年念才真正发现,其实秦淮,一直在她心中。

秦淮上上下下的抚摸怀中女孩的背,眼中心疼清晰可见,直到怀中人渐渐地止住了抽泣,他才搂着她走向不知道什么时候时候出现在楼梯口的女人。

“母亲。”秦淮的声音淡漠的像是和陌生人打招呼,“我们谈谈。”秦淮指了指包厢的位置。

秦母眉尖几不可查的蹙起,她扬眉,“如果是两个人,我欢迎;如果是三个人那就不必了。”

她的目光落在年念身上。

年念没有抬头,哪怕她在秦母面前伪装的再坚强,也无法忽视心底巨大的恐慌。

秦淮像是直到年念心底想什么,他兀自点头,“三个人。”顿了顿,他话语依旧是没有一丝起伏,“我有你招人砸店的证据,但我相信,你更关心的不是这个。”

飞机场的咖啡馆里人来人往,母子俩无声的对峙,最后打破沉寂的是年念。

“你们慢慢聊。”年念挣脱开秦淮的臂膀,“我去上个厕所。”

年念几乎是落荒而逃。

等年念回来的时候,秦母正要离开,不知怎么的,年念就是从她离开的背影上看到了一丝狼狈。

“你和你妈,是不是关系不太好?”年念看向靠在沙发上磕着眼睛的秦淮,她有些不敢问结果。

秦淮眼睛还是闭着,手掌却是自发的摸到了年念的手指,握上,缠绕,不愿松开。

接着就是他低低的声音,“年年。我又没有向你说过我的家庭?”秦淮的声音透着疲惫。

年念自然而然的靠上他的胸膛,轻微的动了动脑袋,表示不知道。

“我爸爸家里就像是古代的封建社会,我爷爷是最大的掌舵人。我妈妈是留学的时候认识我的爸爸的,那时候她年轻漂亮仗着我爸爸的喜爱,举着现代先进女性的旗号,试图纠正我爸爸家里落后组成形式。”

说到这里,秦淮苦笑一声,“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一个家族的生活方式哪是那么好改变的?最后她不仅和我的爷爷奶奶关系交恶,也和我爸爸成了仇人。”

“这些是发生在你出生之前的吧!”年念出声打断秦淮的话。

如果这些是发生在秦淮成长中的,那他们俩估计也就不会有见面的机会,毕竟国籍不同。

秦淮摸了摸他的脑袋,笑道,“机灵的姑娘,其实我就是我母亲为了挽回我父亲的工具,只不过工具没有成功,就扔回了她父母身边照看。”

年念搂紧了秦淮,没有再问秦淮会不会和她分手,其实秦淮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

家庭不幸的孩子都是缺爱的孩子,哪怕别人只是施舍一点点的爱,他们都想要紧紧抓住不放。

同时这类人,也是对家人最心软的,一如秦淮对他的母亲,一如年念对她的父亲。

说到家长的事,秦淮板正年念的脑袋,与其平视,“你也收起你对你那个陌生弟弟的好心吧!他不需要。”

想起调查出来的那些事情,秦淮就没好气道,“他也就偏偏你这个傻子。”说着递过他的手机,轻轻地划拉几下,画面上出现一个长得非常可爱的男孩子,大大的眼睛滴溜溜的,看起来很是有神,尖尖的下巴简直和年念出入一辙。

“这是……”年念觉得她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男孩。

秦淮讥笑一声,给她提示,“画展的时候,还记不记得穆佑卿说长得像你的小男孩。”

秦淮眼睛一眯,“你知道他几岁了吗?”

年念努力的转着脑袋,回想着,“那个男孩,恩,有五六岁?”

“恩,那就是你弟弟。”

弟弟?五六岁?年念一愣,草,那岂不是说在年刚没和她妈离婚的时候,年刚就已经出轨了,并且孩子都出来了?

秦淮看着他的姑娘脸上的表情由不可置信变为愤怒夹带着伤心。手在她肩头顿了顿,最后还是决定和盘托出,尽管现在会难过,不过比起最后的最后知道消息,这难过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

“年年。”秦淮的声音低沉,“其实你的父亲配型也成功了。”

“你说什么?”年念猛地抬起头盯着秦淮,大眼睛不放过他丝毫的表情。

秦淮没有说话,手指抚上了年念的眼睛,他的姑娘心里明镜似的。

年念苦笑一声,却奇异没有太大的伤心,可能是,她对年刚没有奢望,就没有绝望。自嘲的笑笑,年念觉得她和年刚还真是父女俩。

一个当年离婚面对父亲冷漠无情,一个自私坑起女儿毫不手软。

生活有时候会给你很多的重负,你得走一段卸一段。

卸下重负的两人手牵手的离开飞机场,天很高,云很淡。

红绿灯口的时候,年念没有问她的店她的家人,因为她知道秦淮都会处理好的,她只是淡淡的转头,语调清扬,“我们,会不会有我们父母这一天呢?”

秦淮没有回答,在绿灯亮起的时候踩下油门,一头扎进偏僻的小巷里。他回头,眼睛里盛满了星光,握住了她的手,“永远不会。”

其实,他们都相信。

(全文完)

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书目
转载申明:本频道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人修改删除。

小说区强推

热推小说

最新章节